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八章 - 独战猎魔人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23 8:23:22pm

灵异·鬼怪


“既然是他的孙子,老夫不求别的只求你舍弃血魔面具” 老人眯起眼睛,面无表情的劝说着魏晨放弃面具。这一句话顿时间惹火了魏晨,可对方毕竟是老人看在辈分上他只好忍声吞气的问:“老人,您这是…啥意思?”

一旁的少女翻着白眼说:“爷爷让你别用那面具就别用,你问那么多干啥?” 这嚣张的语气让魏晨顿时间对这群猎魔人没有好感,直接说道:“这面具是爷爷给我的,现在你们凭什么要我舍弃它,嗯?” 魏晨面前的老人并没露出不服的表情,只是伸出了食指指着魏晨淡淡的说道:“就凭你身上无法完全去除的怨气!” 老人这一句话激起了魏晨的记忆,在鬼尸的怨气爆炸后他便失去了意识,随后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听老爷子这么一说,他隐约觉得自己也是受到了怨气影响。老人见魏晨没有反驳继续说道:“你虽然因为怨气影响强迫性的激发了猛鬼化击杀了鬼尸,可那只是千年冰尸的肉体,那个附身于尸体上的猛鬼我们没有发现,倒是它遗留在你身上的怨气久久未散,出于担心你使用面具力量时受到怨气影响而暴走,我必须禁止你暂时性使用这面具”

老人说得头头是道,可魏晨哪敢说舍弃就舍弃?他也不顾自身处在哪里强迫自己露出了笑容对着老人说:“这也是我自己的事,你这些理由我早已从陈晓大师那里听来了,都是说啥我不能随意使用这力量,必须修什么心境。如今在你这儿说我身上怨气冲天不适合使用面具,明眼人都看得出你这是想拿走了我面具,呵呵”

徐魏晨说完,老人身旁的少女顿时气得呲牙咧嘴骂道:“你这家伙!我们好心劝你一句你把我们当贼?!” 少女这番话说完,猎魔人上上下下立即堵住了门口,似乎不想让魏晨带着面具走出门口。那位老人则是摇了摇头叹气说道:“你家爷爷死前就是托我要看好你,如今你如此固执我要怎么和你解释这面具潜藏的危机?”

徐魏晨并没理会老人的话语,警惕性的看了四周围说道:“这面具我爷爷当初用了那么久也不曾见他失控,凭什么由你们来断定我会失控?别以为我的样子看似很淡定就无害,我告诉你,我这一生中就是最固执的!”徐魏晨这句话彻底惹怒了猎魔人,屋子里所有的猎魔人把魏晨围起来准备应付他所发动的攻击。

“嗯?驱魔人还惹不起了?这是爷爷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你们强词夺理也是醉了!”

徐魏晨说罢,拿出了血符召出了血刃。手拿血刃摆好战斗姿势一场恶斗再次打响,老人则是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的说:“唉,徐伟你家孙子真的和年轻的你一样…” 魏晨得知面具在老人手里,未等老人拿出武器便冲了上去准备抢走面具。少女眼看魏晨手拿血刃冲向了老人,立即抬脚把魏晨给踢去了一旁随后说道:“来人!给爷爷猎魔棍!”

猎魔棍,是这家猎魔人老爷子的本命武器。据说他年轻时曾用猎魔棍打散了无数的亡灵,别看猎魔棍细小,远远不如一个木棍。可人家棍上偏偏印着上古时期的佛文一棍打在亡灵身上全部必定身负重伤。除此之外,这棍打在人身上还有奇葩的效果,一旦佛文印在了人体上,只要持有者念起佛经那人必定头昏脑涨无法战斗。此刻,老人拿起猎魔棍想必是要和徐魏晨大战一场了。

老人无奈的说:“小伙子,你若听我的就能避免我们动手,毕竟现阶段的你仍然无法控制这面具”

刚站稳身子的魏晨倒是自以为是的说:“动手?老家伙,先报上你的名字吧!我怕待会你死了我无法弄坟墓给你!” 这句话脱口而出顿时间气炸了在场的猎魔人,其中更有弟子说:“姥姥的!全部给我一起上!”说罢,只见无数个猎魔人冲向了魏晨。原地站稳的他并没露出慌张的神情,只是淡定的咬破手指,用手指上的鲜血快速画出了一个阵势。刚画完,原本冲向他的猎魔人刚踏进阵势里整个人犹如被庞大的血液冲昏了脑袋一样,呛着鼻子离开了阵势范围。

老人则是仍然站在一旁说:“血海阵?不错不错”

徐魏晨站在阵势里没多理会老人,只是抽出了白纸快速的折成了一个纸人再用鲜血滴上,这纸人宛若活了起来一样冲上前和猎魔人战斗。站在里面的魏晨也跟随上去战斗,未料他并不知道猎魔人在圈子里有多强大,在这种糊里糊涂的打斗下,这家猎魔人站出来了一个身材犹如巨人一样的猎魔人。原本正打得投入的双方顿时停了下来望着这位巨人。

“小伙子,是谁给你勇气在这撒野的?梁静茹吗?” 巨人不客气的说道,可魏晨也并非是个怂包立即冷笑道:“那你这个大块头又是谁给你勇气当猎魔人的?去当个苦工不好吗?” 不得不说魏晨这家伙嘲讽能力十足,瞬间惹毛了眼前的巨人。可这巨人并非没有风度,他继续微笑的说道:“呵呵,我在打死人之前一定要知道他人的名字,敢问您的名字是?”

徐魏晨冷笑了起来,手拿血刃反手就是横扫眼前的巨人说道:“老子的名字叫徐魏晨!” 巨人眼看红色的影子横扫着过来并无急忙抵抗,而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掌徒手捉住了血刃。这一刹那惊讶到了魏晨,他从未见过有人能够徒手接下横扫而来的血刃。巨人似乎看出了魏晨的惊讶,冷笑道:“魏晨对吧?记好了我的名字了,我的名字叫林力勇!” 说完,他直接捉起了血刃连同魏晨甩去了一旁。

“磅”的一声,魏晨砸在了墙壁上,表情痛苦的尝试站了起来。此刻魏晨心知自己刚才低估了力勇的实力,于是他准备拿出两张白纸折成纸人以三对一的战术击败力勇。力勇看穿了魏晨的想法说道:“三对一?你这驱魔人就想用这下流手段?让我来告诉你吧!”

力勇说完便吩咐身旁的弟子拿来了他的武器,他的武器是一把匕首。和别的匕首不同,他的匕首是用秘银打造,匕首身上还刻有西方的经文和东方的佛经。匕首的两面带有破邪的经文,基本上哪个亡灵被匕首割到,哪个亡灵准备承受双倍的疼痛感。对付一般的恶棍,这把匕首就是普普通通的匕首,可对付亡灵,这匕首可是闻风丧胆。

力勇拿起了匕首冲向前方随便的旋转跳跃,刚冲出来战斗的纸人立即被锋利的匕首割破了。徐魏晨见这一幕心里更是开始慌了起来,不过一向狂妄的他并不低头。他拿出了血符折成了血纸人往力勇方向丢了过去,力勇深知血纸人并非是普通的纸人,它是一个可以幻化出缠人鬼娃的纸人。于是他快速的后退了几步。虽然手上有着克制亡灵的匕首,可面对血色纸人他不敢乱冲。一旦被缠住,将会非常麻烦。

力勇笑了起来说:“认真?”

站稳身子的魏晨面无表情的说:“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