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九章 - 附身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25 9:20:45am

灵异·鬼怪


看着眼前的驱魔人力勇,此时的魏晨手掌心冒出了冷汗。不为任何事情,只因他手上的血刃是个山寨货!眼前的血刃,是他牺牲了自身的血液通过血符所幻化出来的玩意,基本上他现在持有的血刃无法释放任何强力的攻击只能靠自己的战斗技巧攻击,若魏晨释放强力攻击自身必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此时,血纸人已经幻化成型了鬼娃。两只鬼娃冲向了力勇,可他并不着急反倒是冷冷的看着两只鬼娃冲向自己。徐魏晨并不明白力勇的所作所为究竟有何意义,正当魏晨思考的那瞬间力勇采取了行动。他小心翼翼的躲过了两只鬼娃的纠缠,绕到了魏晨的身后淡淡的说道:“骗你的,你这两个玩意完全对我没威胁!”

力勇说完抬脚就是把魏晨的头部给砸得一塌糊涂,吃了亏的魏晨还想站起身子对抗力勇可他发现自己手里的血刃不见了。原来在他被力勇踢飞的那瞬间血刃被力勇捉住了,此时的魏晨更加心虚了毕竟没了面具,他压根召不出真正的血刃。一旁的鬼娃见自己扑空正想上前再次扑向力勇,未料力勇拿着匕首一个横扫两个鬼娃给断了头。

“呵呵,收服了如此多怨气冲天的鬼娃不容易吧?可你知不知道鬼娃一旦被收服就会失去本身的攻击力,这也是为何其他的鬼道派从不收服鬼娃!” 力勇冷笑的对着魏晨说,他看着手里的血刃,大约看了2分钟便再次哈哈大笑的说:“吸血之符?好一个小伙子!年纪轻轻就敢用鬼道派的禁忌符纸,呵呵”

所谓吸血之符,正是徐魏晨拿来幻化出山寨血刃的符纸。这种符纸通常以鲜血为代价,山寨出各式各样的东西。说它是禁忌符纸是因为鬼道派的老一辈们从不用这种代价巨大的玩意,若想要把山寨东西发挥出那个东西的真正能力就得把自身的大部分血液给牺牲掉可以说是两败俱伤的场景。如今魏晨看见力勇破了自己的想法,立即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

周围的猎魔人弟子见魏晨开始心虚了,立即冲了上去把徐魏晨给围了起来。刚才一言不发的老人见打斗已经结束了,咳嗽了一声说:“得了得了,你们这群年轻人正是的!小伙子,你叫徐魏晨是吧?我这里有个朋友是鬼道派的,要不你去拜他为师让他传授你更高阶段的鬼道知识以便你有能力控制血面具的力量”

前面我们说了,徐魏晨是位固执的小伙子,他并不领老人的好意再次对着老人叫嚣着的说:“我并不需要!就凭我现在的实力随便驱个鬼都能成功!” 不知道是这句话惹怒了老人,只见他赫然睁开了眼睛,神情认真的盯着魏晨说:“驱鬼?年轻人,你该不会还不知道阴间发生的事吧?”

徐魏晨见老人的神情突然变得如此认真,再次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说道:“阴间发生了什么事?难不成阎罗王还能被厉鬼给打得不敢露脸?” 这句话刚脱口而出,在场的猎魔人差点被无知的魏晨气炸了肺。

此刻一直待在老人身旁的少女立即说道:“据传闻说道,前几天的阴间里来了个猛鬼,按照以往的阴间规则这猛鬼本就能投胎转世去了,未料在这猛鬼见阎罗王时突然发动了攻击。原本守在阎罗王身边的鬼差立即上去抵挡,殊不知这一抵挡立即把两名鬼差给打飞了甚至差点魂飞魄散。也不晓得猛鬼对阎罗王说了啥,放弃了阴间不理导致现在的阴间全部亡灵作恶,准备冲进阳世把人类逼迫进去阴间生活。这种情况,我们驱魔人称之为阴阳颠倒。几百年前的阴阳颠倒被血色瞳孔的家伙给结束了,如今你持有当年血色瞳孔家伙的面具,于是我们才想要你掌控好这面具帮助我们抵抗那个神秘的猛鬼。”

不知道是徐魏晨不相信还是他觉得搞笑,他冷冷的说道:“还想编这个故事?阎罗王乃是阴间里最高的统治者,试问有哪个人死后的灵魂化成猛鬼敢在地府里撒野?” 少女见魏晨并不相信,气得整个人脸红耳赤。于是她指着魏晨说道:“不理你相不相信!反正血面具我们是不会让你在怨气影响下拿回去的!” 说罢,少女便直接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一向固执的魏晨吊儿郎当的说:“老头子,快把我面具还我,这不是属于你的” 魏晨嚣张的语气惹得力勇的不满走上前就是对他一拳下去,随后说道:“就凭你现在全身怨气就想拿面具?” 徐魏晨擦了擦嘴角的血,张口就想反驳可不知为何此刻的他脑袋浑浑噩噩,看眼前的人都是蒙蒙的。

魏晨面前的力勇见徐魏晨站得犹如酒鬼一般想要来个嘲讽,未料老人张口喊道:“鬼尸里的猛鬼?!” 老人这一句话惊动了在场的猎魔人,力勇更是后退了几步做好防御准备。场面安静了一阵子后,原本行动犹如酒鬼的魏晨开口说了话:“呵呵呵!这人的身体真是完美……比起那个千年冰尸要好许多”

在场的猎魔人一眼望去,便得知鬼尸的猛鬼通过留在魏晨身上的怨气附身于他了。为了避免这猛鬼闹出命案,力勇率先冲了上去准备用匕首对付眼前附身在魏晨身上的猛鬼。无奈他没想到这猛鬼早已成了气候,一个瞪眼便出现了强大的阴风把力勇给吹飞回去。

力勇淡淡的说道:“鬼招风?” 站在他面前的魏晨冷冷的说道:“呵呵…咋了?碰上鬼招风你居然不会全身冰冷?”

鬼招风,是现代驱魔人最不愿意遇上的情况。凡是能够召唤阴风吹袭他人的猛鬼一般上并不好惹,若有驱魔人不幸遭到了阴风吹袭,他的身子里将会非常冰冷导致外表的行动力变得迟钝。这种冰冷并非是普通的冰冷,它会影响个人的魂魄,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人的魂魄将会被冰冻起来然后困在自身的身体里一辈子直到有高人出来解决。

却说力勇遭到了阴风的袭击,可他还是站稳了阵脚大声的喊到:“就凭你这猛鬼就想我的魂魄冰冻?各位,我们一起上!” 在场的猎魔人全部应了一声后跟随力勇冲了上去。无奈附身于魏晨身上的猛鬼实在凶猛,他只是淡淡的露出了笑容自身的怨气瞬间爆发出来。冲在前线的猎魔人受到怨气影响顿时间眼红了起来反手就是攻击身后冲着上来的猎魔人。

还在身后观察的老人此时也不袖手旁观了,他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以怨气使人充满暴力,凶狠,残暴,这就是你变异后的能力?” 说完,老人拿起了猎魔棍跳上了空中准备一棍子打下去。可魏晨再次笑了起来,瞪眼看着老人瞬间又有阴风吹袭。老人自觉身体已经老了,若是受到阴风吹袭自己将会不保。于是他赶紧控制自身掉落在地上以避免阴风的吹袭。

老人刚落地,抬头便发现了在场的猎魔人全部红了眼站在老人面前阴森森的看着他。其中就有力勇,一个匕首高高举起准备来个手起刀落。“叮”的一声,老人眼前飞来了一个血刃挡住了匕首的攻击。随后有个人说道:“夺了我的身体还想攻击别人?”

此刻站出来的正是徐魏晨本人,他的面具虽然能够戴上,可也能够用灵魂戴上。灵魂戴上并非是像人类一样戴在脸上,灵魂戴上是附身于面具里面具里利用面具里的猛鬼化的特性弄出一具肉体。

而此时的魏晨正是用着血面具给他的肉体,别误会肉体是个人类身体。血面具所提供的肉体只是个猛鬼化的躯壳,供灵魂所用。

“渣渣猛鬼,让我徐魏晨教你做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