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炎鬼篇 - 二十七·独战二胜

无法阻挡的魅力≪入侵神的世界≫  - 发布于2019-01-28 12:33:09am

奇幻·玄幻


天界•白虎学院•格斗训练场所一号

“现在你们都分好组别了,以后各组别有事或者有问题,都可向你们同组别的师兄师姐询问。好,现在你们八组,分成四队,乾、兑为一队,离、震为二队,巽、坎为三队,艮、坤为四队,每队派出三个代表,每组必须出一人,三战两胜,胜者奖天书楼开放第二楼资格。”格斗训练场上,一位长须老者说道,长白须上特别显眼地有着一丝赤色须和一丝金色须。

老者的话一出,地下所有的学生都瞪大眼睛,热血沸腾,脑袋只想着一件事,赢!

天书楼分九层,一般功法书籍都在一至三层,法术的书籍在二到五层,再往上没人知道有什么,能上去的也没几人。

一般学生只能进一楼,二楼只能靠功绩或者实力才能去到,所谓功绩就是去战斗,去打仗,去做任务换取功绩,依照功绩会给与不同的令牌;而靠实力,就是实力够了,自己走上去,因为天书楼每层都有布置秘术,只有实力变强了才能靠自身能力走上去。

所以对学生而言,功法是必须的,再接下来就是法术,越往上,功法越高级,修炼越高级的功法,基础就越强。但这只是以基础而言,而法术则是更为关键,不同的法术所发挥出来的效果不同,比如石榴本身的功法基础只是一般,但他会高级法术三昧真火,这可使他在与同基础的对手的战斗中立于不败之地。

当然,石榴也有他的短处,就是能量不足,使出高级法术三昧真火会瞬间掏空他的能量,而没有能量的他,在他的对手看来,和比较强壮一些的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谁先出战?”老者朗声喊道。

整齐的队伍中,第三排的其中一人举手道:“坎组药宁珉,出战。”

话落,药宁珉走到队伍的最前方,对老者问道:“老师,我可以选择对手吗?”

“可以。”

药宁珉转过身来,嘴角有些微扬,说:“毒榴,出战。”

石榴无所谓的走了出来,他从药宁珉走出来开始,就知道这药宁珉会选他,无他,因为他们两家是对头。

石榴直接经过药宁珉,走到训练场的中央,然后转头对他淡淡地说:“还不快点。”

其他认识毒家和药家的人,都清楚怎么回事,就当看热闹般,看着前方训练场上的二人。

“在这里先跟坎组和巽组的各位道个谢,谢谢这一胜,当然我也要在这里先跟各位抱个歉,因为接下来我要击败的是巽组的程文星。”石榴自信道。

药宁珉不怒反笑道:“你话说得这么满,不怕等下自打嘴巴吗。”

“老师,可以开始了吗?”石榴不理他,转头向老者问道。

药宁珉只知道我会三昧真火,却不知......呵,等着瞧吧。

“开始。”长须老者淡淡的说。

“晨聚真气,暮排浊,上水排寒,邪气出......”

“集上昧神火,中昧精火,神火为主,精火为辅,聚精会神......”

对战一开始,两人双双把两指放在嘴前,同时一起念着咒,药宁珉手上掐着诀,看似比石榴快一分。

石榴自知比对方慢了一分,连忙往后一退。

“这家伙的客周寒水距离比我的二火神咒远一些...”石榴心中暗想。

“客周寒水。”

说时迟,那时快,药宁珉从口中呼出一阵寒气,说是寒气,但这气体感觉黏糊糊的,铺天盖地的往石榴冲去。

“二火神咒。”

石榴将二火从二指中射出,接着将二火分成一左一右,两团火苗般大小的真火在铺天盖地的寒气前感觉就像两个小婴在面对一群恶棍。

虽然真火看似渺小,但药宁珉还是不敢小觑,再次念咒,呼出更多的寒气。

“哼!真火岂是你能以量取胜的!”石榴哼道,接着两手一挥,在空中比划一阵,两团看似渺小的真火有如遇到油的火焰,瞬间爆起。

熊熊大火眨眼间就把铺天盖地的寒气吞噬,药宁珉看着这一幕,咬了咬牙,手上再次掐诀,念着咒。石榴也不慢,看到药宁珉掐诀的时候,他再次双指一挥,二火神咒犹如火箭般朝药宁珉冲去,可惜药宁珉的咒都还没来得及念完,逼不得已将半完成的咒丢出。

半完成的咒威力比寒气还不如,遇到真火根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一下就被真火撞散。二火神咒就在药宁珉的眼前,朝自己直冲而来,他也来不及躲避,咬了咬牙想以身抵抗二火神咒。

“胜者毒榴。”长须老者轻轻一挥手指,二火神咒就直接消失在药宁珉的眼前,失去压力的他,身体一软,跌坐在训练场上。

石榴也不理他,想拿我当垫脚石,就要想过被我打脸的那一刻,石榴哼了一声,接着道:“程文星,出来应战。”

“毒榴,你休要得意。”程文星走到训练场,手提一把小刀。

石榴看着他,淡淡的回道:“凭他还值得我得意?你也太小看我了。”

程文星看了看一看还坐在训练场上的药宁珉,笑道:“也对,就这废物,还真不值得。”

“你...”药宁珉转头怒视程文星,但话到了嘴边却说不出,无他,败者说什么还是败者。

“还不滚出去!”程文星喊道。

这下,药宁珉也不多话,怒视了一下程文星和石榴,接着再站起来,走回自己的组别中。

“开始。”长须老者继续淡淡的说,眼前的一切似乎对他来说犹如虚无。

程文星提着小刀,围着石榴绕起了圈子,速度极快。

石榴的速度比起其他人,其实算是慢的了,但每个人都有其强弱,石榴速度虽慢,但别人可不敢小瞧他的真火,拥有真火的石榴也算是在众人前立于不败之地。

石榴往空中一跳,两指放在嘴前,再次使出二火神咒,但这一次的二火神咒不是以火苗的形式存在,而是像火柱一般喷射出去。

程文星也不在意石榴喷射的火焰,速度极快的他躲避二火神咒很是轻松,他抓住机会往空中的石榴冲去,在空中的石榴可没有办法躲避自己的攻击。

程文星一闪,闪到石榴的背后,一刀砍下,石榴的背后瞬间被划出一条痕,血液慢了半拍才流出。

此时后背受伤的石榴却嘴角上扬,二指一挥,二火神咒瞬间出现在自己周围,然后将程文星包围起来。但石榴的真火却没有再燃烧,长须老者再次挥一挥手指,二火神咒再次熄灭,程文星却像失去控制一般坠落。

“胜者毒榴。”长须老者淡淡道,他看了看石榴,心想这毒榴凭这一手控火术,绝对是这一届顶尖的佼佼者,技术、能力都是外物,此人的心性才是根本,对自己够狠,一场普通的比试,居然会以伤诱敌然后迅速击杀对手,刚才两次要不是自己出手,二人不死都得养个两个月的伤。

“离、震二组获胜,开放天书楼二楼进入资格,令牌自行到后勤部领取。”长须老者说着,挥一挥手指,将一颗颗小能量发放到离、震这两组的组员手中,接着继续道:“石榴独战二人取胜,升为离组组长,接下来谁出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