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十四、正面交锋险胜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1-31 1:21:04pm

奇幻·玄幻


「分头行动。」没有丝毫犹豫,陆子音自己走向左边那一条路。

汪葬天觉得还是一起行动为妙,但是陆子音都这么说了那就只好那么办了。

而宁息因为终于不用再和陆子音同行,笑得嘴巴都要裂了。

路上还是很平静,甚至连一只阴兵都没出现。就在他们以为自己走错了路要折返回去和陆子音会和时,他们突然踏入了某人的结界中。毫无预警的,周围的景色转变,一个像是祭台一样的建筑立在他们面前,向上的楼梯很长很长,每隔五个阶梯就有一盏灯台,或许是因为现在是白天的缘故,那些灯一盏没亮。

「来者何人?」

一片静谧当中,汪葬天听见了来自上方的发言,一抬头,看见了有个穿着红底黑色蝴蝶花纹华服的女孩站在上面最高处,距离太远看不清楚她的样貌。只见她身影一闪,瞬间来到汪宁两人面前,「闯我领地,有何贵干?」

她长得很好看,刀刻一般的精明漂亮,一头黑发绑了几个样式扎在脑后,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小一点,闪亮亮的淡金发饰在黑瀑般的发间特别显眼。

但是她的气质不像一般人,她身上有种血气,阴暗不详。

汪葬天稳住心智,道:「来谈判。」

女孩想都没想就出口拒绝。

「我们只是想要你停止欺压村民,如果可以撤出村外三百里地更好。」

「不可能。」女孩一字一句说得很缓慢,她突然抬起手,灰白的手指指着汪葬天,「你就给我死在这里。」

不远忽然传来嗡嗡的声响。

藏海突如其来的低鸣让汪葬天立刻回头确认宁息的情况。

凭空出现的另一个女孩无声无息,赤手空拳对上宁息,她脸上带着恶鬼的面具,衣服的样式也和那个灰手指女孩几乎相似。她完全不把藏海当作威胁,剑砍过来时要是躲不过就硬生生接下,像是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对方进攻生猛,宁息也不弱,几招下来就占了上风,剑芒忽现,藏海贯穿对方的胸膛,他猛然一把掐住她脸上的面具。

女孩想反抗,不过宁息的动作比她快更多。

宁息的手已经用力地收紧,恶鬼面具发出一个奇异的声响,然后自中间迸出一条一条的线痕。

面具裂开,碎成好几块然后落在地上。

宁息看见了面具之后的脸,瞬间错愕住了,给了对方机会一拳揍过来,宁息退后了几步,连带的把剑给拔了出来。

女孩慢慢的抬起头,黑色的长发四散落下,底下的眼睁开、呈现了近乎华丽诡异的幽绿颜色。

汪葬天明白宁息为何会有那种反应了。

那个女该的脸跟另一个女孩一模一样。

「以笑。」

「以歌。」何以笑脸上诡谲的神情让人不安,她将额前的碎发撩到耳后,「我要用武器。」

「随你。」何以歌表情满是宠溺。

何以笑转动双手,用力一挥,她的手整个伸长变形,最后竟然变成跟螳螂镰刀形的前肢一样的东西。

何以笑的手变了之后宁息便感觉棘手起来,她的动作不像人,像是什么野兽一样凶猛无比,招招瞄准要害,力气还很大。藏海感到威胁,一直滋滋滋地放电抵抗,可何以笑仿佛什么事也没有。

「宁息!」情况不妙,汪葬天正要去帮忙,马上就被拦住了。

「你的对手是我。」察觉到汪葬天有动静,何以歌击出一掌打在他身上,同时翻出压在舌头底下的鬼哨。

汪葬天硬生生接下何以歌的一掌,一阵血气涌上喉头鼻腔,加上鬼哨的声音震得头昏眼花,几乎站不住脚。他没余力去管宁息了,捂着心口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抬头便看见何以歌眨眼瞬间就到了他面前。

何以歌抓着他的头发拎起来,冰冷的眼神好似寒冬里的夜,「你好弱。」

「阿探!」宁息心里急得很,无奈何以笑纠缠得紧,两人势均力敌,谁也讨不了好处。

这时,何以歌突然咦了一下,「你没内丹?」

汪葬天闻言愣了。这话什么意思?

「闭嘴!」宁息没让何以歌有机会把话说完,扬手一抛,把藏海直直往何以歌的方向掷过去,却被轻松闪过。

「没了武器你怎么和我打?」何以笑发出那种尖锐的笑声,她瞄了一眼何以歌的方向,「你那么关心他,为他连剑都弃了,他难道是你的心上人?」

「给我让开!!!」

「你这人好生有趣,我第一次见到空荡荡的躯壳还能护住魂魄。」何以歌对另一边的骚动充耳不闻,凑近汪葬天的脖颈,贴在他耳边轻轻地问,「你不是人吗?」

「我不许你碰他!」宁息忍受不了眼前画面,抓狂失控,把自己一直以来保持的冷静自持丢得一干二净,身上一下多了许多伤口,「把你的手拿开,别碰他!」

「以歌,要不你上了那小帅哥?给你添添阳气呵呵。」何以笑调侃道。和现在的宁息打实在没趣,她的对手眼里没她,「你看看他好有意思,自己都危在旦夕了还牵挂着别人。我就让你欣赏我姐姐和你心上人的活春宫怎么样?然后把他的肉一刀一刀割下来,把血给流尽!」

「闭嘴,不许碰他!」他无能为力,他果然不该——他看见汪葬天突然对他露出了一个笑容。

汪葬天抬起手,袖子落下,让人看见他手里握着的东西,呈扇形展开的九张黑符上画着不一样的文体。

「你这是打算欺辱谁呢?」

一道白光爆发,闪亮得几乎让人睁不开眼。

紧接着是何以歌发出凄厉的惨叫,她被伤得不轻,正面承受下九道光符对一个鬼修的杀伤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你怎么还有这么多灵力!?」

防不胜防,她万万没想到一个连内丹都没有的人会对她造成伤害。

「爷是个优秀的符修,专治你这种看不起人的家伙!」只能使用一次的黑符在他手里化作尘灰,他任由灰尘自指缝落下,脸上笑意森然。好在他有先见之明,每天都努力抽取宁息不稳定的灵力附在符纸上,这才有办法扭转乾坤。

加上有雨田尊的衣袍护体,他真真是靠好运捡回了一条命,不然何以歌一掌打过来的时候他就被秒杀了。

「我要杀了你,你竟敢伤害姐姐!我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他捏紧袖子里仅存的几张符,故作镇定,他没有办法再做那么大规模的大符了,至少得保持心神不让这阴邪的鬼修看出来。

「以笑!」

何以笑啧了一声,抱起自己姐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