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十五、炎狱出伪装破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2-01 11:16:42am

奇幻·玄幻


还好何以歌不恋战,一看自己不占上风马上就撤走了。

只是她不是干脆地走了,走之前还召唤出来无数的阴兵,数量很多,质量也不低。宁息重拾藏海,一剑一个的解决,他握紧了剑想再用一次蛰雷一次性拖住这些鬼东西,却被汪葬天给阻止了,「别用蛰雷,留着你的灵力。」

汪葬天用食指与中指从兜里夹出一道白色的符,脚下登时出现了一个冒着冷蓝色光芒的圆形阵法,光芒散去后,他头上空间出现了一条大概一个手臂那么长的缝,匆匆一瞥只会觉得那是条线,仔细一看才能发现那条缝上连着一根一根的细毛。

阴兵越发靠近之时,那条缝忽然动了动,然后居然上下分开了,就像一个人睁开了眼!

那瞬间,他们脚底的土地剧烈一震,所有阴兵鬼将像是经历了一场爆炸一样,全部变成粉尘。

可是灭了一批马上就会有新的补上。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持久战不利于他们。

很快,他们的灵力和体力都会耗尽,如果何氏姐妹趁虚而入,他们便毫无招架之力。

就在这时,一股狂风往他们这边掀过来,接着周围的温度突然不断的升高,到了非常炙热的地步,就连空气都被扭曲。

「陆子音出手了?」汪葬天一下就分辨出弥漫在空气中的庞大灵力源自于谁,「我靠!陆子音那混蛋完全不顾及我们还在吗?!」

拥有火系和风系双灵根的陆子音估计也遇到和他们一样的困难了,不然他也不会发动能力。

那些阴兵动作开始迟钝缓慢,随即竟然开始绽放出暗红的色泽,缓缓地倾斜热融。他们的脸、皮肤如同蜡烛一样溶解之后往下掉落,然后被分解到最终消失。

「『炎狱』不会这么温柔……」他所知道的「炎狱」是非常张狂而且浮夸的招式,不然也不会让陆子音坐稳最不想和他打的排名榜首,这种不痛不痒的多半是给他们的警示。

「架起屏障!」汪葬天脱了雨田尊给的护体圣衣把宁息给一起包起来,接着就看见一条巨大的火龙由远至近,带着炙热的气息掠夺一切。它狠狠地撞在藏海的屏障上,暗红色的火焰巧妙地把屏障的范围划出来。

「炎狱」在一瞬间吞噬了千万阴兵,还清空了方圆几里的树木山石,把周围夷为平地,只剩下那个祭台还高高耸立着。汪葬天低头,看见脚下踩的土地上多了许多龟裂的痕迹。

这招一如往常的夸张,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地形一破,原本的结界也被解开了。

陆子音缓缓走过来,他身上的蓝袍上沾了一些红色、黑色的污渍,用来裹剑的布也没了,左手握剑右手拿着剑鞘,「看到你们还好我就心安了。」

汪葬天当下还真是有种想去掐死这家伙的想法。

九歌炎狱陆子音。

陆子音靠炎狱一战成名,在他们这一辈中是非常难得的火系高手。火属性的灵根是很常见的,但是因为火系灵根都很杂所以几乎可以说是平庸无大作为,像陆子音这样能把火系的法术发挥出这种程度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九歌出生的果然都不是等闲之辈,能遇上陆子音真是太好了。

陆子音解释道:「我那边是陷阱,太烦了。」所以一招解决干净。

很有陆子音的风格。

汪葬天现在作为宁息不能说什么话来损这家伙,只好转头看着没人的地方大大翻了个白眼,然后他突然就被人从后面给抱住了。

「葬天?」

他被宁息紧紧抱着,陆子音圆瞪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看得汪葬天有点不好意思加尴尬,但是马上就理解了宁息的心情。

苍羽汪家被灭门后,他们只剩下彼此了。

「你冷静点……」

「阿探,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轻轻拍了拍宁息的背,安慰道,「我没事,瞧把你给紧张的。」宁息浑身抖得厉害,听他这么说力气不放反而更使劲了。

「宁息放开,你快勒死我了。」

宁息这才甘愿放手,他表情不是很好,估计又钻进牛角尖里了。

陆子音陷入沉思,低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下定决心般伸手拉住他家祖师爷的衣袍,忽然又觉得不妥,立刻放开了,「你才是汪葬天?」

知道瞒不下去了,汪葬天坦然地嗯了声。

「为何?」他刚刚一直在思考,但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呃,这故事有点长。」

「说。」

汪葬天简单地交代了他和宁息乱魂错体的事,毕竟他们当事人都还没搞清楚状况,所以也没什么好说的。这期间宁息自己恢复了状态,独自走到祭台旁观察,绕着祭台走了一圈,仔细端详那上面的壁画。

「阿探!」

一听宁息在叫自己,汪葬天立刻丢下陆子音过去,宁息指着比上其中一幅,那上面画着一个长着九个脑袋的怪物,像蛇也像龙,「九头蛇?这画的是我们家那只吗?」

怪物很大,它四周有不少小人,一个个端着牲口和金银,看样子好像是在供奉九头蛇。

陆子音也凑了过来,正好听见汪葬天说的话,「何氏和汪家有何关系?」

「我苍羽汪家可没有和鬼修有渊源,对吧宁息?」

宁息点点头,才刚要对汪葬天笑一笑却注意到陆子音的存在,脸色马上沉下去,声量极轻地哼了一下,扭头走远,「我去前面再看看。」毫不隐瞒对陆子音的厌恶。

「宁息……要不是他喊你阿探,我真看不出来他是宁息。」陆子音还对这件事耿耿于怀,「你们俩怎么回事,你就算了反正我没注意过宁息,但宁息怎么能把你学得这么像?」

其实汪葬天也很意外,不过并不在意,「我跟宁息从小玩到大,他知道我的习惯不奇怪。」

「我也跟你玩到大,怎么不见我对你一颦一笑一言一行都了如指掌?」

「那一定是你不够朋友。」

「……」陆子音语塞,转移话题,「你小心宁息这个人,他不单纯。」

「你想多了,我和宁息从小一起长大,他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

「持灰瞳者近幽冥,你别说你不知道。」看着宁息的背影,陆子音极轻地叹了口气,「宁息迟早会堕落的。」

「到了那个时候,我就陪他堕落吧。」

「你越发疯狂了。」

他按了按陆子音的肩头,自信道:「有我看着宁息,他没事的。」

跟在汪葬天背后追上宁息,陆子音神色凝重,有句话他不知当讲不当讲,斟酌再三,他还是说出口了:「苍羽汪家的灭门惨案,还有血洗城镇乡村的事情,你难道就没怀疑过宁息?一点都没有?」

汪葬天愣了下,停了脚步。

怀疑过,怎么会没有怀疑。

他在寂雪观和宁息重逢的时候就语气不善地质问过了……他当时怎么会那样对宁息?是因为看见宁息用着「汪葬天」的身体感觉混乱而失言了吗?他明明心里最清楚,绝不可能是宁息。

「不是他,宁息不会骗我。」

距离离得近了,宁息显然是听见了陆子音的话,回头过来瞪着陆子音,道:「小人,别挑拨离间。」

「你做过什么事你自己心知肚明。」

夹在这弩张剑拔的气氛中,汪葬天道:「……消停会儿吧两位,办正事要紧。」

他们面前出现了一扇黑色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