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章 - 命运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26 12:19:51pm

灵异·鬼怪


“呵呵,就凭你这本事不到家的小子?”猛鬼不屑的冷笑道。这几天内魏晨一直被人嘲讽没实力心里早已扭曲,这下被鬼嘲讽立即动了杀心。由于自身的魂魄借助了面具提供的躯壳,攻击力有所上升二话不说的扑向了夺走自己肉体的猛鬼。那猛鬼并未着急,它只是冷哼了一声说:“砍吧!只要你砍了你就永远无法拿回自己的身体!哈哈哈!”这一句话顿时让火遮眼的魏晨停止了自己的行动,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自己陌生的肉体。

“这才对嘛,呵呵。别以为用了面具的躯壳我就会怕你了!”猛鬼嚣张的说到。眼看众人无法对魏晨的肉体发动攻击,猛鬼更是不放过机会用魏晨的肉体散发出怨气。驱魔圈子里的高手其实都看得出,一旦附身于人体身上的猛鬼可以散发怨气代表了眼前的猛鬼绝对有一定的实力屠杀在场的所有人。然而魏晨是什么人?他看起来是个容易认输的人吗?不,他不是!于是他偷偷的用躯壳上的血液化成血符,准备来个突袭。那张血符是勾魂血符,是鬼道派里特有的手段。一般上都是用在自己肉体被鬼魂夺走时的手段,勾魂血符形成后魏晨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冲上去自己的肉体前面伸手就是贴在了额头上。

一旁静观其变的老人惊讶道:“勾魂血符?!怎么可能!一个没什么能力的少年居然能够弄出这血符?!”魏晨没理会身后那个瞧不起他的老人,见眼前的肉体慢慢的飘出了一个影子他立即甩下了这整身都是干涸血液的躯壳以灵魂型态快速夺回了自己的身体。未料身后有一股力量把他给捉个正着,他往后去看只见那只猛鬼一脸凶恶的用怨气形成了一个黑乎乎的大手捉着魏晨。由于自己没死所以他的灵魂型态根本无法释放出任何的攻击,老人深知魏晨还未能够以灵魂型态做出反击立即对着自己的弟子们说:“快!去帮那小伙子!”

既然领导者已经发话了,猎魔人的弟子们便二话不说的拿着自己的猎魔武器冲上去和猛鬼拼个生死。那猛鬼把嘴巴裂出了一个笑容,刚才被怨气影响的猎魔人顿时间再次行动了起来出手反击猎魔人的其他弟子。老人眼看自家弟子顾不及了,便拿起猎魔棍冲向猛鬼哪儿准备来个一棍。可惜这猛鬼机智得很,一个鬼啸声发出便把周围的人给喊飞,甚至和它战斗中的魏晨都差点被它喊得魂飞魄散。

由于鬼魂之间的语言人类无法听到,以至于魏晨和猛鬼的战斗像是一个无声电影。猎魔人屋内闹得轰轰烈烈,屋外倒是乌云密布的出现在屋子正上方。还未养好伤势的陈晓大师火急火燎的赶来了屋外,靠蛮力闯了进去趁着场面混乱之时跑到了魏晨的肉体旁边。他拖着魏晨的肉体进去某个房间紧接着从袈裟里拿出了一张符纸。那张符纸和勾魂血符相反,名为招魂符。

只要贴在人的额头上,那人的魂魄无论在哪里都会被强制性的被一股力量拉回自己的体内。与鬼道派一样,这符纸也是佛道派特有的手段。这两个手段来历悠久,现代的鬼道派和佛道派的人并不清楚究竟是勾魂血符仿效招魂符还是招魂符仿效了勾魂血符。就因为这两个来历不明的手段,导致鬼道派和佛道派的人一向都不服双方。

却说大师把招魂符贴在魏晨的额头上,外面大厅正和猛鬼打成一团的魏晨感到自己的魂魄不稳仿佛有某种的力量强制性的拉他往后飞。还未来得及弄清状况,魏晨睁眼一看发现陈晓大师正坐在他旁边盯着他。

“卧槽!大师,你行不行别用基情的眼神看着我?” 说罢,魏晨发现自己的身子不再轻盈,他望了望自己的身体顿时感到高兴,想必是陈晓大师赶来救了他自己。为了彻底解决这猛鬼,魏晨立即冲了出去捡起了面具戴在脸上随后召出血刃来个大开杀戒。

“轰隆!” 魏晨身旁的墙壁突然破出了一个窟窿,烟雾中出现了一个黑色身影。原本开战的猎魔人弟子纷纷停下了手中的活儿,全部都把视线转向了那个黑影。黑影怒吼了一声,一只苍白且干巴巴的手从烟雾里伸了出来捉着魏晨的脖子。

“干……干尸?!” 魏晨怪叫一声,在场的所有人立即惊呼了起来。干尸,这玩意身上的水分极奇的低导致死后死而不腐。若是埋葬的地方是个阴气聚集的地方,更是容易产生尸变。这尸变并不要紧,可被它捉住的人要紧。干尸的手随便一碰某个活物,那个活物便立即快速的失去水分而死。

没人知道这干尸哪里来,可在场的所有人只晓得魏晨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失去水分。此时,一旁的猛鬼怪笑了一声悄悄的溜走了仿佛它似乎只是个来捣乱的屁孩而干尸才是正主。魏晨眼看自己即将失去水分而死,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不清,在最后一个视线里只见眼前的景色全部逐渐变成了血红色。

“施主,醒醒啊施主”

一个和尚的声音叫醒了魏晨,他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想看清四周却被眼前的亮光刺痛了眼。他浑浑噩噩的醒了过来,动了动自己的双手发现手里都是鲜血。在看看四周围,全是黑色血液而自己则是躺在了血泊中。他不明白,在自己失去视线的那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的视线横扫一眼,发现干尸的头从身体断开了并停留在距离身子的不远处。

“我……发生什么了?” 魏晨尝试问道。可他接下来听到的东西让他对爷爷留下来的面具产生了恐惧感。原来,在他失去视线的那刻他的身体仿佛活了过来。徒手把干尸的手从自己的脖子里给拿开,可这并不是结束。那时候的魏晨在面具底下亮出了红色的瞳孔,面具不知为何逐渐和魏晨的脸部融合了一起紧接着面具的嘴巴开口怒吼了一声手里直接以鲜血弄出了血刃对着干尸猛的乱砍。

一旁的陈晓大师发现了血面具已经逐渐和魏晨的身子产生了某种关系,从原本的鲜血喷涌而出包裹身体变成了面具逐渐和肉体融合,这都明显着血面具正以极快的速度准备霸占魏晨的肉体。那干尸承受了魏晨的几十次刀砍仍然不败北直到魏晨手上的血刃发出了红色煞气才把干尸给砍得一塌糊涂。

事实上,陈晓大师只是嘴上说得很惊心动魄而已,早前他早已算到了魏晨会有这变化。夜斗鬼尸是第一次,乱砍干尸是第二次,至于第三次也就只有大师和于洋知道。只要魏晨经历了第三次,他便会开始反省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