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十六、何氏姐妹之源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2-07 10:07:34am

奇幻·玄幻


门内散落一地的皆是兵刃武器,让他不禁想到苏醒那天苍羽汪家的刀剑冢,以及没有一具尸体的大殿血迹斑斑,如一片废墟。

不过还好,还有宁息在。

宁息还活着,就好。

他收拾好心情,开始翻看那堆兵器,其中有不少刻着名门门号的武器,甚至还有九歌的——这些东西的主人是死了还是……他不敢细想,认真找可用的兵器和有关何氏姐妹的线索。

翻着翻着,他找到了一样心仪之物,「竟有如此好东西!」

汪葬天相中了一把弓,此弓外表不算光鲜,但是隐隐透着一种沉静内敛之势。他把左手在弓弦上一拨,弹出了铿锵激越的金属音。

这估计是仙门世家来讨伐何氏姐妹时用的弓箭,结果不知怎么的落在这里了。

想着有用,他把有些年头的羽箭尽数拾起来。宁息看着不语,还默默地给汪葬天找来箭筒放箭。

陆子音人不知跑哪里去了,向来独来独往的他一进入室内就走到另一边去,现在没影了。

汪葬天对那有九歌身份的人一点都不担心,凭他的实力应该不会在鬼修姐妹的手下死很惨,刚刚那一场炎狱大概也给了那对姐妹十足的威胁。

而且从何以歌一受到伤害就立刻撤军的样子可以看出,她是个谨慎型的对手,只打必胜的战。

难得可以清闲放松,汪葬天开始和身边的发小唠嗑起来。

「诶宁息,你说九歌难道是什么邪教组织吗?看他们里面的人各个崇拜雨田尊崇拜成什么样子了,雨田尊也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仙啊……」

其实他欲说这话许久了,只是没敢在陆子音面前这么说。

他想起分手不久的雨田尊,仙风道骨、超凡脱俗、松形鹤骨,统统没有。雨田尊倒像是个大哥,很有长辈的气势,看似严厉却也有温柔体贴的一面,因此除了发威的时候以外,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天地同寿的高人。

不过能够做到灵力收放自如也是不简单。

雨田尊果然还是很厉害。

只是与雨田尊同行的少年究竟是何身份?又怎么会那么针对他和宁息?

闻言,宁息笑了下,「你这话要是给陆子音听见了,他非给你剥皮抽筋了不可!」

「他这不是不在这嘛……对了,你的伤不要紧吧?」

「无碍,只是擦伤,还好何以笑的镰手上没涂毒。」他啊了一声,微微垂首。汪葬天觉得莫名其妙,扭头一看却见跟在自己后边的人低着头,耳根红了,「让你见到我失态了。」

「哈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小时候哭唧唧尿床我都没笑你。而且换作我是你,我也会像你一样的。」汪葬天坐在地上,把自己仅存的符纸掏出来,分成两叠,一叠全是黄色符纸,那些全都留下用来绑在箭尾上,另一叠的重新收起来。他一边动作,一边继续说话,「话说何以笑那个模样……莫非她是只妖怪?」

「不是。」宁息摇摇头,「她身上没有妖气,反倒有一股很浓很重的死气,好像是尸体。」

汪葬天蹙眉,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难道何以笑是具走尸?有她那么灵活的走尸?」

宁息道:「我并不了解鬼修之道,也许如今的走尸已经可以被炼成了像她那样的敏捷灵活,还有自己的想法,不再如过去那般反应迟钝,且只对血肉与人气有反应。」

汪葬天点头赞成,想起何以笑疯狂的样子,他不禁感叹道:「邪道始祖白语妃真是奇女子,怎么会想到这些玩弄生死的法术……天道最大,逆天而行的下场,唉。」

反正不会有好结局的。

明知如此,可为何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修行鬼道、魔道?

还没等到他得出结论,陆子音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过来,我找到了东西。」

汪宁两人立刻动身,循着声音源处找去。陆子音所在之处别有洞天,头顶有两只凤凰浮雕,鸡头燕颔,蛇颈鸿身,鱼尾骿翼,生动逼真,凤凰的双眼还是两颗鸡蛋大的夜明珠,发出的荧光照亮整个暗室。

不像外头满墙记事的壁画,这里就只有那两只神兽浮雕,以及四方角落的简陋石柱。那些石头柱子有两人高,各个都有手与脚,脑袋部分则是一处光滑圆形,那上面还有两个圆洞,大概是作眼睛,看起来人不像人。

陆子音站在一座石柩前,用剑指着里面的人,「你们可认识这人?」

见到石柩里躺着的人后,宁息大惊失色,「何以笑!」

石柩内的女孩双眼紧闭,双手交握放在腹上,一身装束与之前分毫不差,就连被面具碎片割伤的口子和胸膛上藏海刺出来的窟窿也还在。

「紧张什么?不过是具尸体。」无疆在警戒,陆子音不敢掉以轻心,和石柩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他问:「何以笑是谁?」

「是刚刚与我对峙之人。」宁息表情古怪。何以笑死了?可她们姐妹离开以前分明还生龙活虎的啊!

不对,通过方才的交手,他很确定何以笑不是活人,难道真的就只是一具尸体?

看这对何氏姐妹的年纪也不过一十七,寻常人家的少女这个年纪要不是已嫁作人妻,也会是个亭亭玉立的闺阁千金。这两人守着这片土地沦落到如此下场,果然验证了鬼修不是什么正道,伤人损己。

「如果何以笑真的是一具走尸,那我们刚刚在的那里,难道是放陪葬品的耳室配殿?」

经宁息这么一说,汪葬天才发现整个室内设计其实就是一座墓,他们如今所在的位置正是寝殿。

汪葬天突然在意起画中的内容,「宁息,那些壁画上说的是什么?有没有什么和这对姐妹有关?」

宁息想了下,答:「一对姐妹,一体双生,一亡一生,负尸五年,求一高人,费劲七年,死尸复活。」

「死尸复活?指的是变成走尸僵尸之类的吗?」

宁息摇头,道:「死而复生,如活人般,有自我思想且还会成长……就像真的活人。」

汪宁二人齐齐看向石柩里的女孩。那里面躺着的人刚才的确就如活人,会动会笑会说话,除去那古怪的变身以外,她与一般人无异。

「这事可能吗?」

「不无可能。」陆子音插入两人谈话,告诉他们自己所知,「我听长辈们说过,魔女白语妃确实有一术可以让人起死回生,五十年前在深云山讨伐白语妃时,他们为此吃尽了苦头。」

所以深云山一战正邪两道惨败,白语妃一个人算计了所有参战者,大获全胜,表明了自己不与任何一方同流,一根独木桥走到底。

「那所谓的高人莫不是白语妃?」

陆子音赞同,「也难怪那些村民会说这两姐妹是白语妃座前弟子——小心!」

石柩忽然发出一声怪响,底下忽然就塌了,破开一个大洞,何以笑掉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