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川香篇 - 十七、阴地之封守护者

單華≪混沌之境≫  - 发布于2019-02-08 11:32:05am

奇幻·玄幻


「这该如何是好?」

三人面面相觑,不知是否有人触动了机关才发生了此事。

「葬天躲开!」

刀锋挨着他身旁砍下,插进了地板里。

汪葬天差点吓尿了,刀砍下来的破风声还残留在他耳中,余惊还没散,他蓦地被人拉了一把,一头撞上结实的胸膛。

背后响起石头被砸碎的声音,汪葬天不用想也知道自己又从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这些石柱果然不简单!」无疆剑身覆上风术,陆子音持剑扛下比他整个人还大的石头手臂,重量压得他倒退了两步,好在石头只是普通石头,无疆上的风术三两下就把手臂削成碎块。

汪葬天提醒道:「他们个个眼里都是白炎,是鬼将!」

「鬼将又如何?看我将他们粉碎!」陆子音话语刚落下,就看见那些大小不一的碎块居然重组起来了,倏地恢复成原本的大块头。陆子音低声说了句家乡脏话,咬牙道:「可恶!」

不只鬼将,还有阴兵从四面八方涌来,腹背受敌。

偏偏现在的汪葬天靠不上;宁息又是个半吊子,即使持有葬天的强大灵力也不成气候。

「没完没了。」陆子音分别看了眼汪葬天和宁息,啧了声。他学习的攻击法术规模庞大,会伤到友军,唯一可控制的唯有炎狱,无奈以他现在的状况支撑不住二次使用炎狱。

看出陆子音想的什么,汪葬天出声道:「别想再用炎狱,你身体撑不住。」

「我知道分寸。」

「阿探,你躲好点。」交代完毕,宁息也投身加入战场。

汪葬天能够理解宁息的心情,但是要他袖手旁观他实在做不到啊。他叹了一口气,宁息前脚刚走他立刻从背在身后的箭筒中抽出三支,架上,把弓拉到最满,凝神瞄准。

弓弦在耳边发出吱吱之声,他屏息等待最佳时机——三箭齐出,命中三人!

在战场中心的宁息只感觉到一丝冰冷擦过自己脸颊,走神了一下,然后他面前顽强的三具阴兵走尸中箭倒地。

箭尾绑着黄色的符纸,这些个箭出自谁手可想而知。

自己的警告被无视。宁息难得想朝汪葬天发火,一边狠戾地斩杀走尸一边频频往汪葬天的方向瞪。

「不好意思,你知道我手残而且不怎么用箭所以失手了。」才怪。给你个教训,谁让你想抛下我?汪葬天眨眨眼,不管宁息一脸罕见的怒意,重新架箭拉弓,「我怎么可能让你孤军奋斗呢?」

陆子音表示:「什么孤军奋斗……我不是在吗?」

偌大的空间混乱一片,数不清的阴兵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很快就尸集满地,死尸的腐臭尸气浓烈得让人窒息。

「杀之不尽!」这群杂碎只是来消耗他们灵力和体力的!察觉到这一点,陆子音朝汪宁两人吼:「跳下去!何以笑掉下去的那个洞,那石柩下方应该有通道!」

宁息第一个跳进去,紧接着是汪葬天。

陆子音负责断后,碍事人都走了,他终于可以发挥实力。他嘴角微微上扬,用剑在空中画出一个十字,「炎之泽、风之华,洗净不洁之物!」术法很快就生效,他纵身一跃跳进洞里,头顶是轰隆隆的爆炸声,带着炙热气息的风冲了下来,他这个施术者难免遭殃,这一跳把他摔得狗吃屎,洞口掀起的灰石尘土铺了他一身。

没人扶他一把、没人关心他。

比他早下来的两个人不知在干什么,对他就只是瞥了一眼。陆子音冷哼了一声,自己施展治愈术把摔崴的脚弄好,然后走到两人身边,略带埋怨的语气说:「你们两个完全没把我当自己人。」

「你是九歌的人。」来凑什么热闹?汪葬天对这声哀怨的口吻不以为意,殿后的陆子音可靠得不需要任何关心,他知道对方是顾及他和宁息在场才不大打出手,刚刚那声轰隆巨响肯定已经将那些杂兵炸得连粉碎都不剩。

所以,他更在意另一边的情况:他和宁息的新发现。

「宁息,怎么样了?」

宁息道:「她身上有一些护符,再给我一些时间解开。」

陆子音瞥了一眼所谓的护符,那种程度的根本不需要他帮忙,就算是宁息也能轻松解开,只是乱无章法可言,需要仔细辨别。反倒是他手中无疆的颤抖让他倍感不安,「这里好像还有其他东西。」

不同与向他警示有鬼将阴兵埋伏时那般,他的无疆仿佛在畏惧着什么。

汪葬天问:「何物?」

「大概也是护符、封印之类的,但是不是来自她身上,是一个古怪的东西……我说不上来是什么,它很危险……」陆子音道:「宁息,快点结束,此地不宜久留。」

「好了……咦?」少女的躯体以一种诡异的速度腐烂,不出一刻化作一捧黄沙,宁息愣了下,尚未提出疑问,就有一阵凄厉的鬼哭狼嚎如潮水般涌来。

「我道是何人。」

女孩尖细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