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序·初夏的流星 - 序一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1-28 8:55:47am

都市·爱情


「李皓哲对吧?」

在宿舍管理办公室前柜台兼职的马来学姐,用一口的南马腔的马来语与一位包袱满满的年轻人确认名字。

他接过房间钥匙之后连谢谢都还没说完,拉了行李完转身就快步离去。

今天是大学的报到日。

报到时间在录取通知书上清楚地写着早上8时至下午5时,但皓哲抵达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披星戴月的时辰。

从宿舍管理办公室穿过宿舍食堂穿过宿舍走廊的路段里完全没有看到一个人影,全程只有蟋蟀夜鸣的背景音乐相伴,像整间只有一个租客的林间旅馆一样阴森,不时还有冷冷寒风迎面抚来。

皓哲依然挺肩笔直地走过去。第一他是无神论者,第二现在的他可没有闲情去里会这些无聊事。

——都是开课时机的错。皓哲不禁心里埋怨着。

根据大马日历,九月初正是刚过大马八月三十一国庆日的时间,而柔佛州的本地大学的迎新日恰好是在刚过国庆日的星期日。那是众多马劳回新加坡工作的日子,那种堵车的严重程度可不是延迟一两个小时就可以从车龙解脱的。

若是根据前几年的开课时间表也不会撞见这个时间,就因为恰好在开课的前一个星期下了连日大雨导致的大水灾,大学需要时间来清理环境才导致的延迟。

——父仇效应… 我是不会妥协的!

皓哲凭着坚定的意志,前身挂着电脑包,后背着尼龙袋,两手拖着旅行箱爬上宿舍五层楼的阶梯。走到走廊最尾端,用房锁打开515号房门后,他把行李往房间内随手一丢,完全没有整理行李的打算,挂了学生证,锁上了大门,立马往宿舍门口奔腾而去。

然而,问题又来了。

因为迎新日不是正常上课天,大学内除了专门载送新生的巴士外就没有其他在大学环绕的校巴。

「要骑脚踏车吗?」无意撞见刚才在柜台交宿舍钥匙的马来前辈,皓哲顿时心花怒放像找到了救星。

直到答应了人家并被投以两眼发光的视线时,皓哲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人家只不过是像赚外快,在夜晚的时间租借你日算一天五令吉的自行车而已。

——也罢。反正也都这样了还能怎么办。皓哲从皮包里抽出了绿色的纸币交给了前辈。

「如果弄坏了要赔偿250令吉,小心使——」不确定皓哲是否把前辈的话停在耳里,他上了自行车便全力加速,不到一眨眼的功夫便离开了前辈的视界。

「华人一般都很会照顾,没问题吧。」喃喃自语,马来前辈一脸放心地往宿舍办公室走了回去。

大学的泊油路,或许是少有货车经过的原因,比外边道路的平坦许多。敦胡先翁大学的大学范围也没有像工大或理大的那样一般到处连绵起伏的地面。一片平坦,用自行车为主要的交通工具是再适合不过了。

空荡荡的道路,凉凉的气候,骑起自行车时蓬松短发随着风微微飘逸的感觉舒服地很,只可惜皓哲没有闲情去体会这些。

来敦大报到的过程可真是障碍重重啊,皓哲不由自主地回想。饭店寄宿房屋等统统爆满无法选择提早一天来大学附近准备报到,巴士票电车票也都统统卖光,机票在这期间也把票价提得特别的高。就在皓哲打算给钱包贴上创可贴花重本购买机票的时候,售卖巴士票的网站那里突然发现有新开一趟早上的班次,皓哲没看巴士属于哪家公司匆匆忙忙地就买了单人席位。结果那一趟巴士并不是直通巴,在抵达峇株巴辖之前会先分别停泊怡保、吉隆坡、马六甲和麻坡的巴士总站。

原本8个小时的巴士已经够累了,不止停那么多站,加上接近尾声的国庆日公假,整个路程拖延了将近4个小时以上!从峇株巴辖搭来大学的巴士又耗将近1个小时的车程!从大学门口东扛西扛地走到离大学门口最深处的宿舍去……

从家里到大学宿舍14小时的路程,皓哲绝望的表情,不难想象。

——该死的父仇效应!

皓哲一心不骂就不痛快。每遭遇一次的令他绝望的事情都会痛骂一次。

每当那么一想就会有一股力量从肚子里涌现而出。即便是偏瘦弱的身体在扛行李一时不那么吃力,骑自行车一时得到加速的力量。

化愤怒为力量,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吧?

正当皓哲的五感沉浸在回忆里的时候,一片绵绵细细、冷冰冰的水气,像空气密度有差而形成的空气面纱一样抚过皓哲全身。从记忆中惊醒的他停下脚踏车之后才发现,自己正位于大学的小湖边。

湖中心,有一支直直朝夜空冲刺的白色水柱。四层楼高,差不多有20米吧,虽然是射向空中却远远不及云端。凭着一股冲劲抵达顶端的水滴,失去冲力之后便缓缓落下,任由路过的夜风带走,随风飘落。

幸运的话,落回湖里重新挑战;

不幸的话,便安葬湖边的花草树木上滋润它们。

努力之后的代价,若升不了天,要么落于水面,要么消失于土壤。

即便如此,它坚持不懈、努力向上的精神仍是值得让人尊敬的。

「这一切还真可能什么收获都没有呢……」皓哲喃喃自语「也罢,只要不让父亲得逞。」

脚一踢自行车脚踏板,在它大约2点钟的位置踩下,放开手煞车把,皓哲再一次往前移动。

即便前方什么都没有,

但是努力前进的精神绝不会让未来的自己后悔的。

皓哲那么认为着。

大学内,大路旁一支支打着橙光的路灯照亮着路面,为道路使用者、为前途迷茫的大学生照亮道路。

即使不知道道路的尽头会是怎么样的景色,但至少会明了不久的将来会有怎么样的路况吧。看清楚了,就可以更有信心的往前走去。

若看不清楚,就需要更强的照明灯来照耀路况。

就像,从皓哲身后照向前边的强烈白光,连他的影子都看得清清楚楚的。

『砰!』

后方传来的剧烈撞击直接让自行车失去平衡。

车头一倾。

皓哲往路边的草场扑去。

草面,湿哒哒的。

——可恶的父仇效应!!

父仇效应,全名为「父亲的仇恨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