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序·初夏的流星 - 序二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1-28 8:56:14am

都市·爱情


「宝贝女儿」

早晨,林间的独立洋房内回荡着中年女子慈祥的声音,称呼着离自己年龄只差一轮半的女儿。

诗琪的母亲给她端上早餐,几片涂了花生酱的烤土司和一杯热牛奶。两手服侍女儿的同时不忘唠叨几句。

「妈咪知道你的成绩不是很卓越,进不到沙巴的本地大学,但妈咪有能力给你上其他的私人大学啊,你看看这间——」

诗琪一边喝着温牛奶,一边看着妈妈的手指在平板电脑上熟练地操作,滑着一家一家地解释着。

她的两眼虽然盯着屏幕 ,她的心压根就没在这里。

「只要宝贝点头答应,妈咪立刻帮你办手续噢!这些都离我们家不远,吃住家里的就好,安全又让人放心,不是吗?」

看着母亲开心的模样,诗琪心不忍再一次夺走母亲的笑颜。

但诗琪也明白,这种事若等到最后一分钟再反悔反而会让母亲面对到更大的失望。

诗琪捏紧手中的玻璃杯,口中一字一字地吐出的自己地想法:

「妈… 我想尝试独立的生活……」

齐眉刘海趁她渐低下头时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也罢,反正她也不想看母亲由开朗转变失落的颜面。

一时变得冷清的气氛,就连天花板上的电风扇也在努力转动,想要吹走这个僵局。

「宝贝女儿,你也知道爸爸他希望——」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着想,他害怕我在外面受委屈我都知道,但是妈……」向来句句都听母亲的诗琪,即使已是21岁亭亭玉立的成人女子,人生的第一次反抗依然耗了她不少勇气,带着有点颤抖的声音,她继续说。

「……20年来… 我没离开过家乡。」

母亲缓缓唉气。

她明白女儿的感受,年轻人总该去世界走一圈才会长大,以后才会定下心来履行自己该做的责任。

可她就那么为一个宝贝女儿,万一出了什么事……

「至少… 一切成定局以前,让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回来,不会乱跑,好不好?」

斩钉截铁,诗琪抬头直视母亲的眼睛,紧攫住母亲的略有伤感的眼神,强硬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

「那好,宝贝女儿。」母亲放下手中的平板电脑,决定回应女儿的想法,「告诉妈咪,你想去的大学是哪间?」

诗琪抽出压在手机下两番对折的信件,交给母亲。

那是一张马来西亚本地大专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柔佛峇株巴辖的本地大学,敦胡先翁大学。」

母亲两眼一亮,像是听见了熟悉的名字一般。

这确实是她熟悉的名字没错。

「这不是… 刘翔去念的那一间吗?」母亲问道。

诗琪轻轻点头,头一点下就提不上来了。

「男朋友有在的大学… 妈咪也会比较安心一点吧……」看着自家的女儿缓缓而道,母亲貌似看出诗琪别有用心,脸上再次展露出了笑容。

「不要两个人去三个人回来哦。」

「咪!不会啦!!!」诗琪红着两颊秒回母亲的调侃。

母亲笑着,诗琪也是。

一对母女在独立洋房的饭厅内欢笑的画面是多么的光彩耀眼。

渐渐的,这份幸福淹没于晨光之间。

刹那间,画面像断了片的胶卷播放机,狠狠被现实撕破,断裂。

一帧帧的回忆重播至此结束。

从诗琪被告知脚煞车失灵至走马灯结束的时间,三秒不到。

那时候前方平坦的马路上没有其他车辆,只有一个在路边停下来赏夜景的男子和他的自行车。

驾驶租车的刘翔,是在那个男子把脚踏车骑上道路的时候才发现煞车突然失灵。

打入低档,手拉煞车杆的同时把煞车踏板踩底,即便有再小的作用也不可放过。

一手拉手杆,一手控制方向盘,刘翔没有空手鸣车笛。

高度紧张的画面让副驾驶座上的诗琪全程封唇,紧盯前方,一语不发,紧紧抓住座椅沙发的双手完全忘了如何放手。

骑脚踏车的男子背影在短时间内变大。

「啊——」

似乎能够预见未来的诗琪反射性地闭眼大叫。

刺耳欲聋,掩盖过了与脚踏车的撞击声响.

自行车骑士失衡倒下。

所幸的是车子因为撞击而成功停了下来。

「你没事吧?!」

抛下吓得惊呆的诗琪,刘翔车一停立马冲下车去看看被撞到的骑士。

——啊… 果然…… 我一点都不重要啊……

随着一丝油然而生的想法,原本饱受惊吓的眼神渐渐被失望掩盖。

即使她知道这个想法是不对的,即使她知道她不应该那么想,

即便如此,

她仍然不能自己。

或许,这就是爱情的代价吧,

这称为理性的何物。

——我,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