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序·初夏的流星 - 序三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1-28 8:58:14am

都市·爱情


「煞车油桶爆了,一滴不剩。」

皓哲手持开着手电筒的手机替刘翔检查几遍后,给出了确信的结论。

「朋友,真的,我不懂该怎么谢你才好!」对于刘翔满心感激的模样,皓哲也不好意思起来。

被人撞了还帮人检查车子,皓哲一时觉得自己是神经病。

所幸车子在撞上之前减速了不少,惯力不大,冲击力也不大。

虽然没什么伤到的地方,这种时候应该要装全身骨折到处疼痛来要求巨额赔偿才是吧,跌倒的时候也让衣服沾了不少烂泥,不如就让对方赔偿衣裤的价钱也不错。

但那么做皓哲会感觉更内疚,所以他果断放弃了。

追根到底还是自己倒霉。

——父仇效应!

皓哲始终都那么认为着。

「我们一开始就发现煞车器有问题,那时也就应该投诉车主了的。」 抱住双臂站在一旁的白衣女子貌似按奈不住烦躁,开口一句句就是埋怨的口气。

「租来的车哪有可能是十全十美的哦,话说也没有人租车时去检查煞车油箱的嘛,就当我们倒霉,别乱说气话。」

女子的眼神顿时产生巨变,看来男子的话刺激了她不小。

「乱说?我哪有乱说?!欸刘翔,无论什么形式我们都是付钱的一方,我们可是顾客啊!我们有消费权的啊!」 女子破口大骂,面子什么的都不想照顾了。咄咄逼人的怒骂,皓哲立刻后退逃出他们的视线。「租来的车有问题当然要马上投诉啊!一开始不说,现在车坏了,难道车主会傻傻承认自己照料不周然后不收你维修费的吗?!」

眼看他们已经完全不在意皓哲的存在了。他轻声地,喃喃地向两人道别。往手上的钟表一看,预计迎新的活动也快结束了,脚踏车又骑不得,皓哲打算就这样返回宿舍去了。

默默地推走被车轮撞歪的自行车,即使吱呀发声,这噪音对这个场面影响不了半分丝毫。

「哎哟... 宝贝,我们不小心遇到这事也是没办法的啊。但宝贝放心,维修费我一定会跟你平分的,所以别生气了好吗?」

即使离现场有20米远,夜深人静的情况下皓哲依然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皓哲闭上了眼睛缓缓呼气,像是,给男同胞哀悼一般。就连没谈过恋爱的皓哲也清楚的明白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保重了我的朋友。

果然,那一句话像是突兀出现的导火线,沾到两人间摩擦产生的花火瞬间燃烧起来一发不可收拾。

强烈的战火让皓哲回望都不敢,单在远处听着她们的争吵就已经让人不敢接近,何况是想离开此地的皓哲更加想全速逃离现场。

「平分?!现在是你的错没检查好车子状况,车子坏了你又要我来和你一起承担?!」

「你是我女朋友当然要这样啊,有难同当嘛,这点小事就不要计较啦。」

「小事?!这是小事?!完全不听取我的意见然后要我陪你收拾烂摊子叫小事?!上次买鞋子的事情也是!」

「我跟你说过就当着我们为社会做一点好事不用退啊,即使把坏鞋子退回去厂家也不会换新的一双给他们啊,若卖不出去就只能当亏损而已。」

「重点是那是我的鞋子欸!我自掏腰包买的80令吉的鞋子欸!你这样 ——」

女子的话语像是被东西哽住了一般,卡了很久后,继续说:

「——你到底有… 有没有当我是你女朋友……」

夜风飒然而至,为僵住的气氛凉上添寒。

「——分手吧。」简洁地,女子说出这一番话。

有点远,有点小声,但皓哲很清楚听见这三个字。

女子的脚步声由小变大,最后与推着自行车的皓哲擦肩而过,超越了先前走在前头的他。

「还以为你变了,我太傻了……」擦肩的那瞬间,皓哲听见女子的喃喃自语,还有看见那从湿漉漉的眼睛落下的泪水。

皓哲回头看看男子,看看他需不需要一点男同胞的关心。他被留在原地,发愁,气愤,猛然往车头踢了一脚泄怒,结果车头掉了下来让男子不禁小叫了一下。

这个气氛不容接近,还是赶紧离开为妙。

回想一下,开课第一天有迟到,有车祸,有吵架,有分手,由这些元素构成的开课第一天会不会太多姿多彩了点?

皓哲走进了机械工程的学院建筑内,打算穿过建筑剪短路程。

没试过,但理论上行得通。除了各个研究室课室的大门上锁之外,其余的通道走廊都是向外开放,门都没设的。

两层楼高的圆柱建筑中间有个露天的小公园。

当晚的月亮有点明亮,即使建筑内没有开灯,也依然看得见内部的构造和通道。

但毕竟没有灯光,阴森的感觉无可避免。即使是无神论者的皓哲也免不了心中的不寒而栗。

皓哲推着咿呀发声的自行车,随着走廊转角一拐。

那是一条直直通往建筑中心,一个圆形露天小公园的走廊。

而在走廊的末端,分岔路口的中间,站着一位黑长直的白衣少女,背对着皓哲的视线。

是刚才的白衣女子...... 吗?她是长发吗?

皓哲没什么留意女子的长相,除了白衣之外没有印象。

但仔细想想,普通的女子一般会逃进夜里灯都不开,也不会有人勤职的建筑物里吗?

月亮的微光下,黑头长发,仿佛藏着一双望着这里的眼睛……

皓哲的胸口间仿佛有一股寒气抓住心脏。

瞬间,心口的冰冷传开,直到全部指尖去。

皓哲猛然转身想往反方向不回头地跑去,却在万分之一秒内悬崖勒马。

『逃的话肯定会被追!』偶然想起几年前,中学的男同桌,号称有阴阳眼的他,在班上开讲座时说过的话。

『面对面!赶走它才是上上策!』

没有论证,没有科学根据,

但是,皓哲对这段话有无法诉说的信任。

高高举起自行车。

一步、一步,

放轻脚步,

紧握脚车架,

往黑长发的背影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