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序·初夏的流星 - 序四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1-28 9:00:20am

都市·爱情


——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 我要离开这里…… 我不想呆在这里……

被愤怒掩盖思绪和眼界的诗琪,最后停在了某建筑内的分岔路口,想要离开却迟迟踏不出那一步。

不停地琢磨,反反复复看看左右,重复看着这个圆形的露天小公园。

在她眼里,每一个路口都长一个样,再说这是学院建筑,有路牌也好也不会写出某某宿舍在哪里啊。

都怪全程搭车的缘故,诗琪完全记不得方向。

——如果不跟刘翔出门… 我就搭巴士去活动… 也就不会那么麻烦了… 我又在想什么了啊!

冷冷夜风穿过宽阔的走廊,从诗琪身后往前吹去。

若不是大学迎新日要求学生们都那么穿,诗琪恨不得穿起寒衣当外套了呢。

抱着手臂不停摩擦试图取暖之后,手臂是稍微暖和了。

但是心里边的冷怎么暖都没办法。

晚间,小公园内的蟋蟀声引人烦躁。

诗琪一气之下放弃了思考,往右转了身快步就离。

「哈!」

来自于身后,一个男子的大叫。

诗琪驻足,回头。

红着眼睛,脸颊也是。

这一次是感动,终于遇见救星的感动,

还有害臊,让人见到自己耍白痴的画面。

然而,这份情感持续不到一秒便消逝于冷风之中。

也对。谁在转身看到一个同是白衣黑裤却一整身泥巴,没打理好的蓬松乱发搞得自己像乞丐般的男人,绿着脸举着脚踏车后还会延续感动?

「宿… 宿舍往这这这边才对!」男子匆忙地放下自行车,带点口吃的语气说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很懂路。」诗琪说着。

「都是新生,理解。」男子说着。

「谢谢你。」「不客气。」

话题,结束。

穿过建筑后的马路也只剩下躲草里的蟋蟀鸣叫,还有自行车步步哀叫的声音。

让素不相识的男子看自己和男友吵架分手后,让一身泥的男子看路痴出糗后再让人家陪着回宿舍的气氛,这应该就叫做尴尬吧?

——我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像是天气啊,大学啊,怎么过来大学啊,啊对了,他刚才帮我们看车,我可以代刘翔他道…谢……

很习惯性地,自己的思路又不受控制地被带回刘翔那里。

诗琪心情再次深深一沉。

大脑自行拉开回忆,那些:

曾一起在冰冷的沙巴神山上看令人窒息的日出;

曾一起在云顶的云霄飞车上忘我的叫喊;

曾一起看着在天空之境里映出的自我;

曾一起在金马伦吃着火辣辣的火锅;

曾一起在热浪岛的浮潜……

还有刚刚成为曾经的今早,男朋友来巴士站接自己时,心里边那小小的感动,诗琪都还能记得。

「李… 李皓哲,机械工程系。」男子尝试打破这个气氛,先行做了自我介绍。

看来这不是死板的男人啊,诗琪心想着。

——虽然刘翔也… 够了!

诗琪试着从回忆的泥潭中爬出,微微一笑,伸手握起皓哲的右手。

是含蓄的缘故吗?诗琪不由自主地,握住皓哲手指的部分而已。

「就叫我——」

话还没说完。

后边来了辆飞速奔驰鸣车笛喊着让路的红色迈威,吓得诗琪下意识往路边跳去。

「吵得要命,不知死的家伙。」

望着短时间内消逝的车影,皓哲不免对这种飙车党评论一二,同样看着车子的诗琪也同感深受表示赞同。

更何况是,这辆车刻意打断两个人交换名字的瞬间,现在诗琪的自我介绍又说不完,如今接下去有很奇怪,这样诗琪怎么做才好?

算了吧,下次有机会再问。

本以为已经解决了心里纠结时,突然间觉得此时此刻的画面貌似有点不太对。

她抬头,他低头。

两个面门的距离,不过三厘米。

两个眼神的对望,不过三毫秒。

两个相互的推开,三米之外。

「抱歉!」「对不起!」 几乎同时的相互道歉。

「你… 你的衣服也中了泥巴!我来帮你洗吧!」

皓哲在愧疚之中大叫出来的变态发言只让诗琪大大反感地拒绝。

然后,气氛再一次陷入无尽的尴尬……

就这样,皓哲推着撞坏了的自行车,诗琪低着头走路,两个人间保持着一个人的距离以及尴尬的气氛一路回到了宿舍的活动区。食堂旁的活动区坐满了人,都是同一个宿舍的人。

脚才刚踏入活动区,广播器即刻响起诗琪和皓哲的名字,命令这两人立刻马上不二时间的到宿舍管理办公室去报到。

「两个人都是一身泥巴,从实招来,你们去哪里亲热亲密了?」

「「我们没有!!!」」

「好有默契噢,看来是跑不掉了。」

「「我们才不是那种关系!!」」

几乎同时,异口同声的两个人拼了命地反驳了前辈们的说法,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终于能撇清两个人非情侣关系,更没有不正当的男女行为。

就这样,迎新周的第一天晚上正式落幕。

或者说,终于结束的起点比较恰当。

诗琪终于挥手告别令人烦躁的恋情,皓哲终于开始了充满意义的大学生活。

报到第一天收到宿舍扣分,用250令吉买下了撞坏的脚踏车,还得到「震车佬小哲」这么一个称号……

从各方面来说确实是充满意义啊。

外国的春夏秋冬,对处于热带雨林的马来西亚来说是一辈子都没法体验的甜葡萄。

有的人说这里的天气常年是夏,这句话没有错,但又不太恰当。

不恰当,毕竟‘夏天’对四季之国的学生来说宛如‘暑假’和‘自由’的存在,说大马常年是夏显得这里的学生成天都在放假似的(好像是真的);

没有错,是因为大马并不是完全没有‘夏天’,且在学生正是踏入大学拱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来到。

二零一四年九月七日,

正当时钟从23:59走向00:00的那一刻起,

2014/15 年第14届马来西亚敦胡先翁大学生的‘初夏’,正式到来。

大学肆年的生活故事,也正式打开了序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