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初星·必做「厕纸」 - 序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1-28 8:10:26pm

都市·爱情


桌灯的黄光,充满着小小的宿舍房。

小明放下窗前竹帘,毕竟对彻夜通宵的人来说,早晨的阳光过于耀眼不能直视。

——酝酿了整夜的情绪,怎能就这样让晨光将它晒干?

心平气和,微微呼吸,小明再一次坐在温木椅上,用看待儿女的慈祥眼神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手册,就只差书皮上的一行字了。

为册子命名,是最短,同时也是最重要的,最后一个步骤。

提笔,砚上沾墨。

小明大口吸气后,利用撑了气的肺部挺起胸。

一字,一字,在口里默默念着;

一笔,一笔,在书皮表面写着。

「上大学必做册子」,小明的口中道道而言。

最后的一提,完成。

小明拿起册子,自满地看着书册的名字,享受着呕心沥血刚刚完成的那瞬间。

他满心感慨,骄傲地,再一次念着书册上的名字:

「上大学必做‘厕纸’—— OH SHIT !」

大学生之至理名言:

『通宵赶工最有效率,但唯有数量是保障的。』

——算了,反正书名不重要,执行计划吧!

小明拿了蓝册子马上往门外走去。

「哟!」小明撞开对面宿舍房门,看到的是一副典型家里蹲的画面。

电脑桌前,一位真空上衣的男子展露着微胖的身形,一对眯眼隔着一副大框黑眼镜,眼神反复投射在三个不同的电脑荧幕上,两手以接近200APM的速度在键盘上飞舞,滑鼠更像是身在火灾现场的家鼠窜逃一般,左右跑动的速度得差不多可以看到残影了,忙得不可开交。从他戴着的耳机听得见游戏里的打斗声,大概是音响将他从现实中隔离了吧。

除了游戏的音乐,这个房里还环绕着一个无法忽视的闹钟铃声。

铃声的主人是另一个死瘫在床上,露着肚脐张着嘴巴打鼾不停的男子。烦躁的闹钟铃声加上震耳欲聋的打鼾声,噪音二重奏所导致的声音污染也难怪玩游戏的要如此提高声响了。

打游戏的是阿健,睡死的是俊毅。

『第几个晚上没睡觉了?』小明帮阿健负责控制手提电脑的角色的同时,顺便通过游戏内的组队聊天室问候他。

『2』由于同时控制两个角色的缘故,阿健没有多余的间隔打太多的字数。

『哇,有必要没有噢。』『HZ进度快,快输了。』

‘HZ’在这里指的就是皓哲游戏角色的名字。虽然大家同为室友,有这种良性竞争是难免的,也是让游戏变得更好玩的重要元素之一。

『今晚去广场看戏,7:55PM,行不?』『好』

『角色还你了。』『谢。』

小明一离开,阿健再次再次进入心无旁骛的状态。真不愧是游戏大神,小明不禁佩服起来。

——你读书也有那么专注的话第一荣誉菲尼莫属啊,阿健。小明心想。

转过身。

小明看了瘫死在床上的俊毅,不由自主地啧啧摇头。

随手拿了阿健在洗衣篮里的臭袜子,放在俊毅的嘴上方,本打算臭醒他,没想到一个打鼾立刻将那只臭袜吸了进口里,立马呛得俊毅狂咳飙泪。

小明趁递水瓶给俊毅之前问他关于今晚看电影的事情,没想到他立马点头就答应了。

——懂得配合活动的人真是太方便了。

走出房门阿健他们的宿舍房后,小明走到隔壁的宿舍房去。

发现房门没锁上,小明轻轻推开门后,看到的是一片文青的意境。

敞开的窗口,像是开怀的双臂,欢迎着温暖的晨光到来。充满异味的云海之中,抱着单膝的男人静静地望着苍穹,两眼充满着无法诉说的忧伤。

「问世间情为何物——」男人缓缓吐气,「——就像河水向东流……」

这位是为爱而活,为恋而烦的老王。

「老王,在我为你死去的华语哀悼之前先让我问问你,今晚看戏吗?」

「在黑暗的戏院里流泪不为人知,为何不呢?」老王眼神空洞地说着,全程完全没有看在门外的小明,所以也不知道小明在外头和谁交头接耳。

「没错学长,就是他在吸烟。」

下一秒,老王直接被学长们拖着带走了。

——单单失恋就让他发愁地狂抽烟,真为他的前途担心叻。

提到爱情的同时,小明才发现自己忘了邀请一个极为重要的人。

——怎么能忘了那个在去年迎新日的时候被传得家喻户晓的男人呢?

「哟!震车佬!今晚一起看电影吧!」一股气冲回房间,小明撞开房门立刻大叫。

房间内,拉上的竹帘让晨光透过紧闭的百叶窗照射进来,照亮着整齐摆放的书桌表面。

原本在小明踏出门前还躺在床上好好的皓哲,现在床垫上只剩一条折得平平好好的被子。

「对哦,他有早班…… 就当他答应了呗。」

小明关上门,吹着口哨往食堂走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