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五章 - 医院的冤魂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1-30 6:45:29pm

灵异·鬼怪


拿着驱魔人给的棍子,魏晨悠闲的在医院大厅外面向出口走去嘴上还不忘说道:“这驱魔人怕不是个傻子吧?居然给我他的法器” 他在浓雾里摸索着医院出口,可摸了20分钟魏晨并未发现出口。

“卧槽?我记得出口没那么难找吧?”

不死心的魏晨准备再次寻找出口,可这个时候他感觉到有人捉着了他的裤子。他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婴儿用一双亮红的眼睛露出诡异笑容对着魏晨说道:“我要烧死你!” 魏晨怪叫一声下意识的把拿在手上的棍子棒打下去。只见婴儿放开了手头上还有个棍印,徐魏晨心知眼前的婴儿是个鬼魂,刚才一棍子打下去怕是惹火了这鬼婴于是他二话不说的拿着棍子跑人。

此时,婴儿的哭声呜哇哇的响起,原本还在魏晨身后的婴儿此时出现在他跑动的前方。魏晨立即停下了脚步,举起棍子装着胆大说道:“你别过来!小心我把你打得魂飞魄散!” 他原以为这句话有用,未料那婴儿并不在意他说的话还趁魏晨不注意时把他的裤子给点燃了起来。

“哇啊!我的裤子!”

老人常说,刚出生的婴儿是不能随便判他为死亡的,一旦把婴儿给杀害,他死后必定怨气聚集形成鬼婴寻找仇人。试问一个鬼好不容易能够投胎成你家的孩子结果你却在他出生后把他给弄死,这怨气人家若是能服就真的是奇迹了,这说法就如同魏晨眼前这位鬼婴一样。

刚出生不久被一场火灾给烧死了,满腔怨气每晚徘徊在这医院里,一旦有活人进入便会现身用他当年死亡的方式报复于活人身上。徐魏晨一脸捉瞎的手忙脚乱的脱下了裤子,把着火的裤子给丢在一旁。这种羞耻的玩意让徐魏晨一时半刻无法接受,立即拿起棍子再次尝试往这个鬼婴打下去。

手起棍落,婴儿的头上又再次打出了一个印记,可这并没结束。那婴儿阴森的“咯咯咯”笑了几声便抬手正要捉住那棍子,这一捉棍子上的佛经立即被触发直接烫伤了婴儿。这魏晨见这婴儿如此的不堪一击直接起了杀心,再次把棍子往上拿起来随后又是猛的一棒打下去。当然,这鬼婴也不是吃素的否则它怎么能够是鬼婴?

一把婴儿哭声响起,原本准备继续棒打鬼婴的徐魏晨立即停止了动作警惕的看着周围情况。浓雾里伸出了无数个黑色以及腐烂的小手,魏晨眼见不妙直接拿着棍子来个360°大旋转横扫不断接近他的婴儿手。可这婴儿手仿佛就像是无限量一样,被棍子打得魂飞魄散了还会有新的婴儿手伸出。

“卧槽!我太小看这婴儿了!” 转得天昏地暗的徐魏晨拿着棍子插在地上边休息边说道。没给魏晨多余的休息时间婴儿手再次接近了魏晨的身体,这下子他也顾不得自己的眩晕状态抡起棍子继续乱打婴儿手。一棍又一棍的打,婴儿手一次又一次的从浓雾里伸出,就这样把徐魏晨困在了死境内。

与此同时,那位驱魔人站在了停尸房的门口前面。双手轻轻的推开了停尸房的门,一脚踏了进去紧接着就是迎面而来的阴风。阴风生性寒冷,普通人若是被吹到了隔天注定大病一场。“磅!”停尸房的铁门被阴风吹关闭了,可驱魔人仍然一言不发淡定的站在里面。

大概过了2分钟,驱魔人便开口说道:“借尸还魂还召集这里的冤鬼成你的手下,还不甘愿出来露面?别以为之前我没来这儿捣乱你就以为我好欺负,之前我有事要忙才懒得理你!” 说完,这位驱魔人快速的伸手进去口袋里拿出了符纸,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在黑暗中看清事物的只见他拿出符纸后往前快速的跑了5-6步便把手里的符纸给往前丢了出去。

黑暗中,一个类似于手的轮廓出现了并且把驱魔人所丢的符纸给接着,早已停下了脚步的驱魔人在这时说了一个字:“燃!” 说完,原本被捉住的符纸此时自燃了起来,火光照亮了一小范围的事物。这下子那位驱魔人也总算看清了在火焰后面的邪祟了,乌漆麻黑且枯竭的手此刻被符纸的火焰给点燃了起来随后就是逐渐蔓延去整个身体。

“哼,就凭一个被烧死的尸体就想造反了?” 驱魔人冷哼一声可手上并未作出空闲状态,他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放出鲜血在地上画了个阵,手掌放在血阵上说道:“召集纸人,急急如律令!” 这秒刚说完,下秒就看见了4个白色影子咻咻咻的飞了下来。

每个纸人手上拿着的武器可不同,第一个的拿着类似于关羽的青龙偃月刀,第二个则是拿着一个棍子,第三个拿着一把剑,第四个则是拿着长枪。4个纸人集合在驱魔人的身边等待着主人发号施令。

至于那个正被火焰燃烧的黑色尸体,不慌不忙的仰天长啸随后尸体倒在了地上并且出现了一个身影。那身影,正是驱魔人今晚来到医院的目的,他要降了这个一直以来在这废弃医院徘徊的猛鬼。

“上!”

一声命令,驱魔人身边的4个纸人快速的冲了上去对猛鬼施展了攻击。第一个冲在前方的纸人挥舞着青龙偃月刀手起刀落的往猛鬼的头部处劈了下去,可这鬼并不吃这玩意,它徒手接住了这个纸折的青龙偃月刀身上散发出的怨气立即把攻击它的第一个纸人给黑化紧接着就是粉碎成粉。

第二个纸人也不怠慢,抡起棍子就是往猛鬼的身子一个横扫便把它的身子给扫没了。这还没结束,纸人反手又是往猛鬼的头部给打了过去。这猛鬼似乎发现这第二个纸人的攻击特别激烈,立即爆发出自己的怨气把二号纸人给打飞随后就是快速的冲上去手撕纸人。

接下来就是三号纸人的攻击,拿着剑冲向了猛鬼。正当猛鬼误以为纸人是要正面攻击时,一个白色影子出现在猛鬼的身后。只见三号纸人瞬移到了猛鬼的身后手一发力便把手中的剑刺穿了猛鬼的左胸膛。而四号纸人则是配合着三号纸人双手拿着长枪往猛鬼的腹部捅了进去,猛鬼眼看这两个纸人并不好惹顿时间伸手捉着它们的武器尝试用怨气把这两个家伙给黑化粉碎。

可这两个纸人怎么会让这猛鬼得逞?于是它两准备收回武器再进攻,可这时候问题来了。猛鬼的力气变得异常的大,两个纸人无论怎么发力也无法让自己的武器从猛鬼手中脱离。接下来的结果就是这两个纸人也被黑化粉碎了。

一旁观战的驱魔人似乎没料到对方猛到可以打败自己的纸人,于是他便露出了严肃的神情说道:“你究竟在这儿以低调的方式害了多少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