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初星·夜长「懵」多 - 一

木子心乙≪肆年初夏≫  - 发布于2019-01-28 8:42:56pm

都市·爱情


9月3日,傍晚时分。

比新学期开课时间还早一星期的时间回来大学的筹委们借用了B6课室楼的教室来讨论各自事项。那里的课室有大约12间,各组分别在各自的课室进行例常开会。

舞台布景组全员到齐,除了组长。

「组长不来了吗?」被人推上去当副组长的皓哲一脸无奈地问道,组员们纷纷摇头。

电话打不通,讯息联络不上,连已读都不留给我们,简直和人间蒸发没有区别。靠组长,看来是没辙了。

「我们先开始吧,今天要讨论的事项我已经在群里发了,希望你们都有看到。」皓哲自个儿开始了小组会议,毕竟他们已经白白浪费了15分钟,皓哲认为再等下去人生就结束了。

今天是他们第三次的开会,这个情况已经是第二次。组长唯有在第一次,也就是接近学期的最后那一次的全体大会时,大家向各自介绍自己的时候露面而已。皓哲也有发现那时候的组长的脸色有点郁郁不欢。可能是对本身的职位不满?毕竟组长一职是上级在分派我们的组别时就已经被任职了的。如果不是,那就只是私事吧。究竟是哪个皓哲没有继续猜下去的打算,反正没有意义,再说看着他们那紧凑的进度表,他们所拥有的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了,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其他的事。

「哎哟皓哲,船到桥头自然直啦,安啦!」组员之一,阿凯,装着一副‘全在掌控之下’的语气向大家说着。在大家眼里他是乐观主义者,对凡事都抱着走一步看一步的做法,但在皓哲眼里,他的做法是无谋、鲁莽,是皓哲最八字不合的种类。

当然皓哲没特意针对他,有这样想法的人在一个小组里边,对于小组气氛的调节是很重要的,只要他不捣乱小组的运行的话。

开始会议的第一个事项是决定屏风设计。

那是一个象征整个活动主体屏风设计,会摆放在会场的入门处,让来客一览便能知道这个活动的主题、意义还有他们整个团体对于这个活动所包含的心意和心思。可想而知这一面画是对他们而言是如此的责任重大。

可!是!

全员通过的屏风设计竟然是一片连人形都画不好,乍看之下连小学三年级生都可以画得比这张好上几十倍的图案!

一个字,烂!

全靠对执笔之人用令人感动流泪的口才对这幅画的解说来赢得的选票。

「哈哈哈… 我都没想到我的会中选呢,真不好意思啊……」阿凯害羞地摸着后脑勺说着。

没错,所谓的执笔之人正是这位正能量小子。

有点气愤,但无可奈何,这是民主社会,决定全靠投票,自己也只是个副组长。皓哲只好先接受这个设计,呈交上去高层会议后再看看吧。

下一项是剧本略读,与及校对导演对特定场景的安排、设计、和道具等。

「欸?有日本人叻!空尼吉哇空尼吉哇!」「阿— 雅蔑蝶——」另一位组员,迁昊,应景地说出日语,没想到阿凯突然销魂地叫着,全员疯狂大笑。

可能是自己的设计被采用了有点兴奋了,皓哲那么认为,等他的这个瘾过了就没事了。

「依我看来,男女主角相遇的这棵树下是很重要的场景,所以我们在这里需要多下下功夫,对于树的做法我先前有发在群里解说了,大家都有看到吗?」

皓哲不怎么理会阿凯他们,继续严肃地讨论这事项。

「没关系的皓哲,你是头我们跟你的。」另一位组员,迁昊,用一种‘回避式赞同法’回应皓哲。这种发言就像在说‘这个我可以,但还是让你来当决策者因为我不想负责任’。

「啊! 你来了!我好感动!」』玩弄着台词的阿凯又引来全场的哄堂大笑。

「如果大家都没有意见,我打算用第三个方法,也就是用可拆式的架构设计当支架,纸皮当树干,真树枝树叶装饰——」

「树很简单啊,让一个人全身包上树皮放树枝就好了啊!」这一次阿凯装成稻草人的样子在原地转来转去,滑稽的样子又引来女组员的哄堂大笑。

——噢,很简单哦?

『啪!』感觉脑袋里爆了几条脑血管的皓哲,一掌拍在桌面上直身立起。

「好!事情就那么定了!」

皓哲突兀的大叫,大家立即闭上了嘴,纷纷往他投以错愕的眼神。

「造树就用第三个方法。阿凯,由你去接洽烧焊铁厂的老板讨论此事,之后每个星期跟我报告进度。」

「欸?我吗?我不懂怎么——」「树很简单啊,你说的。你们也决定听我的,我成全你们而已。」

阿凯立马收起了喜气洋洋的笑容,一脸不知所措地问着。结果皓哲丝毫不让他有找借口的机会。

「可是我没车——」「或者你要和迁昊交换做工作量大的屋子模型我也不会阻止你。」

说道工作量大,阿凯就不再发声。

「你的组员就李莉、芯瑜和美仪。有问题吗?」大家摇摇头。

「那我继续讨论有关房屋模型的事。」

开玩笑的气氛即散无存。看见阿凯被皓哲杀鸡儆猴之后,在座的每一位严肃起来配合开会。

即便是在朋友圈内作为玩弄对象的皓哲,发飙起来也是很恐怖的。

*

*

*

——我之后应该会被称为魔鬼副组长吧。皓哲想着。

夜幕降临。

散会了的教室再次安静了下来。组员在散会之际纷纷赶着搭上最后一班回宿舍去的巴士,剩下皓哲留下来一个人整理教室。所谓的整理也不是很重工作的收拾,也只是清掉白板上的字迹,将椅子排回原本的位子而已。再说皓哲本身有带车,不必为了回宿舍赶巴士班次。

——魔鬼也罢,恶魔也罢,反正我以后也不会参与活动了,我又何必为了团体活动累死自己?

皓哲很清楚自己今天的做法会讨来所有组员的咒骂,因为大家参活动就是为了认识人,创造回忆,开开心心地打发时间,而不是为了被骂还是当团体的狗才来的。反而他们来到这里就被硬塞了各种各样的工作,想必会很不开心吧。当然也不完全每个人都会不开心,有的会因为被信任交代工作了感觉活动很有意思。

形形色色的人,这正是皓哲讨厌大团体活动的原因,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太累了。对皓哲而言,当初会选择加入团体又不是为了团体献身。

「好的各位童鞋,这一段我们换个女主再来一遍!」「「好的!」」课室外传来一群人朝气勃勃的叫声。

关了教室内所有电源后,皓哲单肩背起打包好的背包,本是要离开,无意间被声源的气势所吸引。他两手交叉靠在二楼围栏上,低头往亮着灯的教室望去。

B6课室楼设计是有大天井的两层楼建筑。皓哲办开会的场地是二楼的课室,这群人声音的来自于隔着天井对面楼下的教室。因为夜晚的宁静,所以那里的声音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那是演员与舞蹈组使用的教室室。由于时间紧迫的关系,他们已经开始了正当的练习彩排,伴随着导演老师们的鞭策,一段一段地进行。从三天前至今,早出晚归的生活,一天到晚的练习,即便现在已经近11时了还没散会,相较之下皓哲本身在的舞台布景设计组已经算是轻松很多了吧。

——演员组的诗琪,最近,还应付得来吗?

据高层筹委说,这一届是敦大有史以来第一次以舞台剧的形式举办慈善中秋晚会。

前所未有,也代表着无论前后辈都没有演戏的经验。时间只有短短的三个月,导师们必需从零开始教导所有人的演技,学员们若不加勤练习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楼下课室的放光玻璃门上,由于内亮外暗的关系,里边的画面从外边就可以看得一清二楚。无意间,皓哲的眼神刚好就和偶然出现的诗琪身影对上了。

她努力地,大动作地比划着,和皓哲眼中那平时安静斯文的举动不一样。可以感觉到她的每一个动作和台词像是竭尽了那时候的力气,然后在极短的时间内又重新集力做下一个动作。

——她肯定有很多话想说吧,下次见面时就好好听她牢骚一下吧。

皓哲心想着,不时,嘴角偷偷地微微上扬。

宛如嘲笑自己的痴梦一般。

「那个… 副组长……」身旁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皓哲没转过头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声线的主人。

「叫我阿哲就好,有事么?芯瑜,还有… 美仪。」由于都是他的组员,女生也只有那几位,所以他很快就认出来了。

「我们错过了巴士,这里又召不到GRAB司机,能不能拜托前辈送我们回去?」两个女大学生羞答答,不好意思地陈述地自己的要求。

「大家都是同一组的,不用那么客气。我送你们吧,校外宿舍对吧。」皓哲背好背包,从口袋里抽出车钥匙,往楼梯的方向走去。

「「谢谢组长!」」两女大学生异口同声地说。

「叫我阿哲,还有我只是副组长。」皓哲反驳的声调没有特别的起伏,看样子他差不多习惯了别人对他的这般经常口误的称呼了。

走下楼梯的当儿,皓哲手机轻响两声,是讯息提示声。

皓哲抽出手机一瞧,是正副组长的专用群组传来的讯息:

『筹委更动通知:舞台布景设计组 组长 黄佐千 因个人因素退出筹委团,即日起将由 李皓哲 副组长 接管 组长 一职。』

——谁说雨之后会有彩虹的?只有洪水和土崩而已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