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闇夜厄臨卷三 - 15、16

妄翔≪闇夜厄臨≫  - 发布于2017-01-17 7:08:50pm

奇幻·玄幻


3-15 

冥神使者沉默了。若說之前他們驅使那些靈魂來擴大通道,那還能說是各取所需,他們需要通往冥界的通道,而自己則是需要一些靈魂來打通通道,這只是互利互惠,自己給他們機會,而那些靈魂願意用上性命去賭,頂多就是對因為強行擴充通道導致死亡的靈魂抱有一絲愧疚,可是當自願犧牲的靈魂衝入通道時,他們只剩沉默,所有人站在空蕩蕩的魔法陣中,一起抬頭仰望著天空,裡面依然寂靜無聲,沒有哀號,只有忍耐的悶哼還有逐漸磨碎聲。

通道終於傳來聲音,飛速急奔所帶來的風聲,9個拳頭狀的物體率先從通道中噴出,神僕們才清醒過來,飛上空中一人一個接住那東西,同時通道中也衝出一個瓶子,隨著第一位神僕安全降落,其他兩位也迅速的降臨,各自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等待厄臨進行最後的步驟,但厄臨遲遲沒有回應,通道只剩一絲隙縫,在這通道完全關上前要確定神僕降臨的合法性。

瓶子中傳來急切的聲音:「亡靈聖者!闇夜聖者!快點訂下契約結束儀式,否則我們會被強制遣返,快點!帕米薩拉爾,你們也幫個忙叫醒他,這種時候是在發什麼呆?腦袋壞了嗎。」  

剛降臨的神僕是沒有脫離憑依的能力的,因為他們還沒有存在的合法性,但只要是物品就會直接擁有合法性,所以只要他們一直躲在物體裡面就可以暫時躲避法則,但並不代表這個招數可以永久使用下去,當冥界通道關閉後,世界法則就會開始針對剛才這個地方發生的事情進行統整、檢查,送出多少靈魂,這個位置殘留多少冥界的能量,當然還有這些偷渡客也會被發現,除非他們即時取得合法性,花了這麼大的力氣若是還沒能成功降臨,那一切就都完了。

帕米薩拉爾嘆了口氣走向厄臨,而卡薩佩提則是輕聲向剛降臨的他們解釋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才會讓厄臨如此,所有神僕的臉色都不太好看,但他們還是必須免強厄臨,畢竟為了這場儀式,他們已經損失太多了。

不只是現場這幾位神僕,在神界冥神必須拉下臉來向所有神請求幫忙,就連最被神僕們瞧不起的、所有禍事的起緣的光明神,冥神也不能破口大罵,還是要好聲好氣的拜託,更別說其他神了,冥界也為了此事受到前所未有的傷害,現在除了頂級的人員以外,其他的靈魂已經強制進入沉睡,而且應該醒不過來,冥界範圍縮小的一半,這些力量全部用在打通這條通路上。

這些犧牲不能接受失敗這兩個字,更不能接受因為厄臨悲傷過度而失敗,帕米薩拉爾看著厄臨,試著開口幾次,但最後都失敗了,最後只能發出長長的嘆息,伸手推了推厄臨。

厄臨像是無神的軀體一般,隨著帕米薩拉爾的動作搖晃,帕米薩拉爾只覺不對,連忙加大力道拼命的搖,厄臨才緩緩的收回注視天空的視線,此時的通道已經被不知從哪又飄來的靈魂碎片給遮蔽,不是像他這樣的一個低階劍士、剛入門的亡靈聖者能夠看見的,看著帕米薩拉爾拼命的對自己大吼些不知道什麼的話語,指著降臨下來的三位神僕不知道說什麼,厄臨只是無神的看著一切。

3-16

天空中飄落了一片灰白的灰燼,在同樣灰黑的天空中原應不是那樣突兀的,但厄臨卻發現了它,它在天空盤旋,隨風飄蕩,看見厄臨又抬頭看著天空,帕米薩拉爾被他這不爭氣的態度氣壞了,正想給他一巴掌讓他清醒,卻看到厄臨伸出雙手,柔軟而呵護的接下一個東西,當那東西碰到厄臨的手時,瞬間融入了厄臨的血肉之中。

停止的眼淚再次滴落,然後,厄臨抬起頭看著神僕:「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是亡靈聖者闇夜,厄臨‧費齊,於此定下契約,要求眼前之靈永遠免除風暴之災。」聲音是無神的,只是按照著腦中靈魂碎片中的命令進行,無需思考,非常符合厄臨的習慣。

其他冥神使者手忙腳亂,人類要與神僕簽訂契約需要的能量也不少,雖然力量能用的都被用在通道上了,但神僕們還是費盡心力的擠出力量來供應契約法陣在空中架構完成,厄臨將手放到了亡靈聖者的位置,拉出一條堅固的線在自己的靈魂中。

「冥神聖僕托利、卡德隆司、布西理,接受此契約,要求亡靈聖者闇夜確實履行亡靈聖者之義務。」三位冥神使者齊聲說,所有人終於鬆了口氣,雖然厄臨看起來怪怪的,但至少工作是做完了。

「契約成立。」這契約內容已經早就說好的,雙方契約訂立的非常順利,契約一結束,厄臨腦中不再有命令下達,緩緩的閉上眼睛,直挺挺的倒在魔法陣中央,若非帕米薩拉爾一直在旁,發現不對連忙扶住他,厄臨就要跌個頭破血流了。   

“這資料看來,它好像壞掉了,該怎麼辦?要維修嗎?若是這麼貴的實驗體若是因為這些緣故故障,那該怎麼跟長官交代?先把這次紀錄刪掉,看能不能維修回原樣,如果不行的話……”女聲,好熟悉的聲音,她要刪掉什麼?什麼東西故障了?    

“不行,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為什麼會……”男生的聲音,更熟的聲音,到底是誰?又是什麼東西出問題了,什麼問題?

“有了,那個人不是跟我們討人?乾脆把他銷毀,還可以換一些資金提供給2757,這次要不要考慮把自主判斷系統拿掉?或者……”2757?那又是什麼東西的編號?這聲音到底是誰,好像很常出現,每天每刻都會出現,值得依賴……不!不值得,到底是怎麼回事?這到底是誰,到底是怎麼回事。

“但是那是主要系……”聲音越來越遠了,他們去了哪裡?好溫暖的感覺,溫暖錯誤,適合人體的溫度正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