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十七章 - 降妖除魔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2-01 7:26:36am

灵异·鬼怪


刘洋说完,他的身后便走上来了几个纸人,这几个纸人都是他在踢开门之前所折。现场的那些医生护士顿时间红了眼二话不说的就是扑向刘洋,可刘洋并不着急,他继续冷笑道:“上!”

几个纸人收到了命令,立即拿着各自手上的纸武器冲了上去跟猛鬼们玩命。倒是刘洋本人则是悠闲的走了过去手术台那儿救下了宇翔,其中一个猛鬼注意到了立即不管眼前的纸人转头就想直接攻击刘洋,可刘洋并不在意。他再次冷笑道:“你们的老大都被我收拾了,就凭你这个战五渣的猛鬼?”

话语刚落,刘洋咬破了舌尖等待猛鬼的贴脸,很快的就有一张血肉模糊,丑陋无比的鬼脸以零距离出现在刘洋面前。刘洋没任何反抗,只是把舌尖流在口中的血不要钱的一样对着那个贴脸的猛鬼猛的一喷,那猛鬼的脸犹如一个人类被人泼了酸水一样,不停的冒烟。唯一差距就是人类会被毁容,至于鬼?那是魂飞魄散。

正当刘洋准备带着宇翔走人时,它们听见了一把鬼啸声。这声音来自他们右手边正在和纸人对抗的猛鬼,它似乎发现了自己的同伴被秒魂飞魄散,双眼发红带着怨恨的心情甩开了面前的纸人直接扑向其他猛鬼。其他的猛鬼正忙着对抗纸人却突然间发现有个自己的同伴扑了过来,这一扑不要紧,可它扑了过后就是张口猛吞其他猛鬼的魂魄!

有实力的驱魔人一眼就知道什么事情了,这是鬼吞鬼!每吞一只鬼,那只鬼的实力将会大大增强,而在场的还有5只猛鬼。刘洋见眼前的猛鬼正以鬼吞鬼的形式进行修为,立即大声对着宇翔说道:“小子,快走!我断后!”

鬼吞鬼,是发生在孤魂野鬼身上的事儿。一些有了多年经验的孤魂野鬼会渴望力量,于是就会残害自己的同伴把他们吞进了自己的肚子里从而增强自己。吞到了一定的数量将会变成厉鬼,若是变成了厉鬼还不停的吞噬其他鬼魂,它就会变成猛鬼。那猛鬼吞噬其他鬼魂呢?它不会有啥变化,也就只是怨气重得不是一个顶尖驱魔人能够抗得住的猛鬼。

两人走出了手术室后,刘洋反手就是把门关上随后赶紧脱下背包从包里拿出了两张符纸贴在门口上,这两张符是封印之符,专门拿来把一些战斗力超强的猛鬼封在某个地方。贴在手术室的门上后,刘洋还未放心他挤了挤食指上干固的血液,此刻他的食指再次流出了鲜血,他用食指在手术室门前画了个巨型阵法随后还特地多加一张封印之符。

完事后,便带着宇翔快速的离开手术室,任凭那只吞鬼的猛鬼吞,反正它不会那么快冲出刘洋自己所布下的阵法。

此时医院外,一位身穿红色大衣,黑色头发身材健壮黄色瞳孔的成年人正面对着魔婴。这位成年人面无表情的盯着魔婴冷哼了一声后,他的周围出现了庞大的气场。那魔婴也不傻,它立即快速的后退了几步盯着眼前这位成年人。

“你这魔婴,害人无数,还想反抗一个鬼差?”那位成年人面无表情神色凌厉的看着魔婴说道。那魔婴也是有意识,它只是呜哇哇的叫了一声那位成年人的手上便突然间有个金黄色的光芒出现并且和一个链子一样缠在他手上。等金色光芒消散后,他手上出现了一个钩子。

“不认输,那就让我把你打得认输!”

说完,成年人快速的冲前去了魔婴,抬手拿着一个钩子准备往下扣住了这魔婴。魔婴也识趣,赶紧闪躲即将扣到自己的钩子。成年人并不慌的单手撑在了地上把围绕在另一个手上的链子甩了出去一个致命的钩子正飞向魔婴!魔婴似乎没想到眼前这人有实力,没来得及进行闪躲便被钩子穿过了自己的身体紧紧扣在了它的身上。

成年人站起了身子把钩子收了起来,那个魔婴便顺着钩子拉动的方向被勾过去成年人的面前。此时,成年人的另一个手抬了起来,手掌里有着一个符文。魔婴抵达之时他便用手掌发力把符文打在了魔婴的额头上。这一连串的攻击发生得太快,本打算没出全实力的魔婴此刻被额头上的符文烙印弄得七孔生烟。

它怪叫了一声再次跳向空中扑向成年人,可那成年人得意的笑了笑说:“你是不是忘了我的勾子还扣在你身上?” 说罢,他的右手快速的张开,链子被带动起来猛力一甩便把魔婴直接甩飞去了右手边。这还没完事,成年人又快速的把右手往上举起,链子带着魔婴再次甩飞去空中。

“灭魂剑!”

成年人的左手出现了剑形金色光芒,等到光芒消失后他手上出现了一把铁剑。铁剑上烙印着无数的符文,此时在半空中跌落的魔婴正反抗着脱离钩子转头一看便看见了一把煞气腾腾,烙印着无数符文的铁剑刺穿了它的眼睛。铁剑上的符文被激发,瞬间从魔婴内部慢慢的燃烧起魔婴。

魔婴怪叫一声,自身的反抗更加激烈了。头部慢慢的燃烧起来紧接着就是脖子后来就是身体,在魂飞魄散前它眼神浑浊的盯着成年人看,刚刚开始能够说话的它开口发出了娃娃音说道:“钟馗大爷?”说完,它便魂飞魄散了。

钟馗收起了武器望着医院说道:“封印之符,封印之阵,那位年轻的驱魔人确实有实力……” 说完,他便消失了。此刻,魏晨醒了过来发现周围的婴儿全部消失不见了,留在身旁的只有刘洋给他的棍子。一脸捉瞎的他拿起了棍子急匆匆的寻找出口………

此时,婴儿房里躲着陈伟明仍然不敢乱动的盯着外面情况。他听见了脚步声,类似于一位女士穿着高跟鞋走路的声音。苍白的双脚走到了婴儿房门口站在了那儿,床下的伟明看得一清二楚,他心知有鬼魂走到了这儿。此刻他的心跳狂跳动,心跳声不停得传入他的脑袋里告诉着他自己,必须要想办法离开!否则会被她发现!

突然,一个苍白且瘆人的人脸出现在伟明眼前。长发向下,那是一位女护士。她露出了阴森森的笑容盯着伟明说道:“留在这儿陪我吧……” 护士刚结束说话,没等伟明给出任何反应便把伟明拉进了黑暗中。整间婴儿房此刻充满了女生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