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卷一:傳說開始 - 5-3 迷之少女

哈爾米≪誰說短命不能當劍士≫  - 发布于2017-01-17 7:39:49pm

奇幻·玄幻


為什麼這麼慢?

我已經用盡力氣奔跑,為什麼距離依然沒有縮短?

時間彷彿遭到凍結,那怪物可怕的重拳停在神武的正上方。

不不不不不不不。

神武,你怎麼可以死?

我發過誓言這輩子都要保護你,幫你擋下所有威脅,你現在怎麼可以……在我面前……

四歲以前的我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一個人。

因為你對我伸出的友誼之手,我才知道即使天命不高,但我的生命並不是那麼脆弱的東西。

那天以後,我們漸漸變成無話不談的好友。

你早已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了。

所以,你不能死。

我不能讓你死!

絕對不能讓唯一的好友死在我面前!

力量!給我力量!神明如果真的存在,快傾聽我的願望!只要能夠救出神武,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解放我。』

…………!是誰?

『你不是渴望力量嗎?那就解放我。』

聲音不是從外界傳入耳裡,而是從腦海直接響起。

望著那可恨的怪物,我沒有猶豫,也不該猶豫!

『不管你是誰,總之把力量借我!』

『大鬧一場吧,浙也之子。』

۞۞۞

就在琉牛揮出拳頭的剎那,啟人驀地出現在它身後。

忽然間,琉牛訝異地發現自己竟控制不了右拳。

不。不是控制不了,而是感覺不到。

它徐徐看向右拳,渾濁的牛眼頓時睜得老大。它看見自己的右拳竟然和右臂利落地分開。

咚的一聲,琉牛強壯的右拳掉落地面,它甚至沒感覺到任何痛楚。

怒火湧上心頭。

琉牛很快便做出反應,帶著無比殺意往右扭轉身體,順勢將佈滿青筋的左拳隨著身體轉動的軌跡往啟人臉上打去。

極近的距離,就算不特地瞄準,也應該會命中的藍色劍士,卻瞬間從琉牛面前消失。

琉牛還來不及感到疑惑,啟人再次出現在它身後,手上的夜行者在其毫無防備的背部以暴風的速度烙下X之軌跡。

『雙重·X連擊。』

聲音低沉冷酷且不帶有任何情感,彷彿是另一個陌生人的聲音。

劃出的X劍軌在琉牛背上造成兩道傷口。第一道傷口呈X形狀,第二道則疊在第一道傷口上,更加沒入皮肉,深可見骨。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琉牛失聲大喊,彷彿這輩子第一次受到重創。它失去重心摔倒在地,像個鬧脾氣的小孩左右滾動,嘶聲悲鳴。

恐怖的蒼藍身影不動聲色來到它面前。

琉牛戰戰兢兢抬起頭來,直接對上啟人冷漠的視線。

它不禁全身顫抖,心臟彷彿快從咽喉裡跳出來。

那眼神並不屬於人類,琉牛從沒見過有哪個人類擁有如斯眼神,宛如通往深淵的黑暗大門,彷彿會把世上所有一切吞噬的無底黑洞。

啟人冷冷看著躺在地上的琉牛,緩緩舉起夜行者,準備給它致命一擊。

這時,琉牛的尾巴悄悄繞到啟人身後,出其不意捲住其右腳並往後一拉。

但……無論如何用力拉扯,啟人依舊一動都不動地站在原地。

他微蹲腰身,雙腳撐開,紮起馬步,隨即旋轉——【旋風斬】。

捲起的暴風比起之前任何一次都還要凌厲,牛尾輕易遭到無情的扯斷,琉牛只能發出慘叫聲任由風圈彈至角落。

翻滾了好幾圈,琉牛心裡下了一個結論。

眼前這個失控的人類不是自己可以應付的對手。

於是做了一個決定——逃跑。

當它用僅剩的一隻手撐起身體時,啟人已經瞬移來到它身邊,握住夜行者的右手盡可能地往後拉,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超高速使出無數突刺。

突刺,是將劍加上旋轉並筆直往前刺的基本攻擊,也是啟人在第一次執起木劍時學習的技術。

但此刻啟人以無法置信的速度不斷使出突刺。每一次的突刺都準確無誤刺在琉牛的同一道傷口上。

最後,伴隨著哀嚎,琉牛在高速的無盡突刺地獄中化成碎片,與空氣融為一體。

۞۞۞

讓我回過神的契機,是在耳邊響起的等級上升音效。

我看著眼前浮起的大量碎片,對於剛才的記憶似乎有點模糊不清。

視界中央出現等級上升的字眼,讓我想起另一件很重要的事——

『神武!』

揮走礙事的視窗,我轉身奔向躺在草地上奄奄一息的摯友。

……還有呼吸,但很微弱。

神武的天命究竟還有多少……該死,沒辦法看見他人的天命啊!對了對了,先餵他喝恢復藥水,神武都會放在胸前口袋……可惡啊!藥瓶全碎了!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

冷靜點,冷靜點。神武的呼吸越漸急促,我必須冷靜,這裡只有我才能救他。

冷靜……憂麝草!

剛浮現這個念頭便立即被自己推翻,憂麝草需要咀嚼,以神武現在的昏迷狀況,不太可能做出咀嚼的動作。

『噗咳!』

讓人心寒的鮮紅液體再次從神武口中噴出,再繼續這樣失血下去,神武的天命會歸零的啊!怎麼辦!這裡是洞窟深處,要回到熙月村也不可能啊!

快!快想!為什麼這種關鍵時刻,我的腦袋會如此混亂!

神武的身體逐漸失去溫度,原本顫抖的嘴唇也漸漸蒼白不動了。

眼淚稀里嘩啦地奪眶而出,我無意義地仰天咆哮。

難道就真的只能眼睜睜看著神武死去嗎?

『不——————————!』

۞۞۞

『劍士。』

……是誰在說話?

『劍士,你聽見嗎?』

不,不是錯覺,是一道溫柔甜美的女聲。

『誰?是誰?』

我四下張望,卻不見任何人。仔細聽,那聲音似乎是在我腦海裡直接響起,而不是耳邊。

真怪,這聲音和剛才戰鬥中的聲音完全不一樣。

『仔細聽好,如果想救你的朋友,就照我說的做。首先,看見你身後的巨樹嗎?』

我轉頭看向那大得離譜的巨樹。原來有這樣一棵巨大樹,而我現在才發現。於是我答道:『看見了,然後?』

『帶上你的朋友,走到巨樹後方,仔細摸索樹幹,有個可以把樹幹表面按下去的地方,在那個地方注入魔力。動作快,你的朋友似乎內出血,天命正以極快的速度流失,已經所剩無幾了!』

迷之女聲聽起來有點焦急,搞得我也更緊張了。

『怎麼注入魔力?』我不解地問。

『讓你比較容易理解的話,就是想像風之元素從身體內部聚集到手心處即可。』

聞言,我抱起神武,迅速來到巨樹後方,輕輕放下神武,讓他背靠山壁,然後開始摸索樹幹每個部位。

大約在我胸口高度,有個摸起來和其他部分不太一樣的地方。我試著按下,並想像著將風元素從體內各處往手心聚集。

那是一股很奇妙的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我血管裡竄動。

部分褐色樹皮陷入樹幹裡邊,接著我眼前出現一條直線光芒。亮光消逝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等身大的橢圓形怪異洞口。

這時,迷之女聲再次在我腦海中響起。

『快帶上你的朋友進入傳送門裡。』

『傳送門?什麼是傳送門?這是傳送門?』

『別廢話,快進去!』

我嚇了一跳。剛那是一道聽起來和之前溫柔語氣截然不同、但聲線卻完全一樣的聲音。

怎麼有種越來越混亂的感覺?

我不管三七二十一,趕緊抱起越來越沉重的神武,跨過那怪異的洞口。

眼前的畫面瞬間變成另一幅景象,樹林、陽光、平地、少女。

…………少女?

我定睛一看,一名身穿白色長袍的少女站在我面前,頂著一頭烏黑亮麗的柔軟長發,水汪汪的琥珀色大眼完美襯托那超凡脫俗的精緻臉蛋,手裡握著一支漂亮的白色手杖,頂端鑲有一顆晶瑩剔透的水晶。她的身高大約在我肩膀,視線稍微往下移,赫然發現那就算被白色長袍遮蓋也掩飾不了的胸部曲線。

『快放下你的朋友。』眼前的少女焦急地指著地面。

我放下神武,少女就在旁跪坐下來。她閉上漂亮的琥珀眼,彷彿在聚精會神,接著她手杖上的水晶冒出溫暖的白光。

少女將手杖指著神武,水晶白光正好落在他的心臟處。

『生命奧義·全恢復。』

少女說出這句話後,白光立即覆蓋神武的身體。不出三秒鐘,白色光芒褪去,神武身上的傷口也跟著光芒一併消失。原本蒼白的臉龐漸漸恢復血色,急促的呼吸也轉為平穩而規律。

『我把他的天命恢復到最大值,接下來只要讓他好好休養再進食點療傷食材,便不會有大礙。』

少女邊說邊站起身,豆大的汗珠從她美麗的臉頰滑落。

『謝、謝謝你救了神武。那個……請問妳的名字?』不知為何我突然結巴,一定是因為神武脫離危險期讓我鬆了一口氣,絕對不是因為看見美女而驚慌失措!

絕對不是!

少女對著我微微傾頭一笑,笑容宛如天使般純真無邪,使我的心臟跳得更厲害了——這不就是傳說中戀愛了才會發生的小鹿亂撞?

就在我不自覺沉浸在胡思亂想的思緒當中時,少女甜美的聲音再次傳進耳膜裡:

『我叫允希,先把你朋友帶到我們村子裡去吧,剩下的我再慢慢和你解釋。』說完便轉頭領路。

我像個傻瓜般頻頻點頭,急忙抱起昏迷中的神武。

在邁出腳步時,我不小心左腳勾到右腳,跌了個狗吃屎,手上的神武也被甩了出去!

『噗咳!』

在地面翻滾數圈的神武再次吐血。

『啊啊啊啊啊!神武!你要不要緊!我不是故意的!』

我手忙腳亂看著原本恢復血色的好友,此刻再次轉為蒼白,眉頭還縐了起來。

允希聽見身後的慘叫,連忙轉過頭來,再一次施展白色光芒的魔法,無奈地笑道:『請小心點,施展治愈魔法是很費神的。』

我像個做錯事的小孩道歉,小心翼翼再次抱起神武,跟在少女身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