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章节 - 26:如临深渊

恨千刀≪一笔成魔≫  - 发布于2019-01-31 1:58:12pm

奇幻·玄幻


刚抵达的墨卿云和秦秀可谓是吃了闭门羹。

秦邡唯已经吩咐下去暂且扣留曾亦儿,无关人等不得探访,秦秀听到消息后心头一沉,几乎要瘫软在地上。

墨卿云倒是无所谓,还是挺配合把受了刺激的秦秀扶到杆椅上。

秦秀怔怔候着,面上泪痕无数,双眼红肿,不吃不喝一整个下午,任她心理上再怎么不想进食,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打了咕噜。

她不过就是坐在空调下候着,就已饥肠辘辘更何况是她心心念念的心肝宝贝。

不清楚曾亦儿何时才可以回家。

被关在里头也不晓得有没有受半点委屈。

越想心里越发难受。

秦秀肚皮里的打鼓声及时提醒了墨卿云。

被她俩母女这么折腾,她都快忘了几乎一整天没有任何食物下肚,再不吃写东西怕是会惹来怀疑。

“要不我去买些食物吧。阿姨你都一整个下午没吃下任何东西了。”刚开始时秦秀没给予任何回应,墨卿云接着道“再这样下去,我怕妹妹还没出来你已经扛不住。”

这一次秦秀颌首,视线片刻也没离开过最有可能出现曾亦儿身影的出入口。

警局隔壁的餐厅里,墨卿云只点了一份鸡蛋火腿三文治,视线不禁环视这间餐厅寻找两把声音的主人。

那声音她从未听过,却频频提及曾亦儿还有秦邡唯,让她下意识留意。

同一餐厅的某个包厢里,一位看起来纯洁无暇的小伙子一手端着热拿铁,另一手端着满得快要溢出来的抹茶,用肩膀游刃有余推开包厢的门,门闭上的那一刻还自来熟地和路过的餐厅员工打了一个热情的招呼。

不知道的人还误以为小伙子是这家餐厅干了不少年头。

他将手上的抹茶递给了面前的男人,接着才捧着自己的那杯拿铁一脸满足,坐了下来。

张嘴就对面前的男人一阵夸。

“大哥,老实说你可否想过转行?方才你的演技差点连我也给骗倒,我还真当你认定曾亦儿就是方小娴那件案子的真凶。我觉得你挺有演艺天份的,要不你考虑考虑吧,我在电台有相熟的哥们,我拜托他给你搭搭门路,怎么样?”

小伙子面前的男子,显然对小伙子的提议不感兴趣,只抿了口抹茶,扶额将手机合上,接着整个人无力依在椅上。

“秦长官来过简讯,曾亦儿一案会由他接手。”

男子的声音弱弱的,一字一顿都透露出疲倦和无奈。

可有好一段距离外的墨卿云却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这些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看来她成魔的同时,身体的感官功能也提高了不少。

秦长官为了这件事,监视他一整个下午,男子也因此尽可能压抑自己,不让秦长官看出他俩不是同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不过角色扮演得再好,终究不是原来的自己,时间久了也会觉得身心疲惫。

“诶,我说这秦长官也太狠了,打人一抓到就一直在我俩的耳边念念念,说以他多年经验推断曾亦儿就是凶手没错,给我俩洗脑。如今还不让我们插手。目前的证据不足以起诉曾亦儿杀人,秦警官偏偏却在这时将所有人都驱出曾亦儿的视线之外,莫不是要屈打成招,草菅人命吧?”

这下男子眉头邹得更紧了,道“从他介入我们录取口供的那一刻起,就有了这个打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行动了。”

以往他只是觉得秦邡唯平日办案不管怎么不守规矩,也不过是为了还含冤的人一个清白,给死者一个述说真相的机会,不会闹出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如今事实证明他错了,错的离谱。

而目前最糟糕的是,秦邡唯这人办事一向小心谨慎,没有十足把握的事情他都会选择亲力亲为,以确保万无一失。

也不清楚究竟在背地里做了多少见不得光的事,才会凡是都只相信自己,深怕别人出其不意地捅他一刀似的。

“吕一!吕大哥!难道我们要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利用本该维护正义的法律来毁了一个女生?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小伙子越想越不对劲,气得暴跳如雷,直接就唤了他家大哥的名字。

员警的职责是维护正义,法律更应该用来保护人民,而不是将无辜的人民推入深渊之中。

吕警官垂下眼眸,好似在思考什么。

良久,他才淡淡地开口“有,只要曾亦儿熬过接下来剩下的六小时。”

此刻他的面上看似没有波澜,握住杯子的力度几乎将杯子捏碎。

秦邡唯那里,他几乎动用了所有人脉,找到了几家有查必应的私家侦探。

八卦界里有好多一线大明星见不得光的交易,不为人知的私事几乎都是由这几家私家侦探给查出来的,据说没有一次失手。

“你好,我是秦邡唯,想委托你帮我调查一个人。”秦邡唯依着笔记本里排列整齐的号码,拨给了第一家侦探社。

对方接起了电话,清楚秦邡唯的来意后直接就跟秦邡唯要了那人的资料。

“曾亦儿,十九岁岁的女生,是个宠物美容师,家住在......”

没来得及道完资料,对方嫌他要调查的人没看头,给无情地挂上了电话。

秦邡唯的心情烂透了,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再这么下去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曾亦儿安然无恙地走出警局“我去!还说什么有查必应!”

接下来的几间侦探社同样以没看头和时间过于紧迫为由拒绝了秦邡唯。

剩下的侦探社,可能看到来电的是一组陌生的手机号,干脆让电话响到自动挂掉都无人接听。

笔记本上原本为数不少的电话号码都被他用黑笔一一划掉,只剩下最后一组电话号码可用。

要是连这家侦探社都拒绝他,那么他只剩下暴力这个筹码了。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那是一个筹码,同时是最有可能毁掉他之前所有努力的一枚炸弹。

不到关键时刻,他着实不想动用这手上唯一的筹码。

秦邡唯抱着忐忑的心情,播下了最后那一组号码。

“喂。”对方很快地接起电话,让秦邡唯错愕。

大概是因为先前的回拒,秦邡唯原本已经做好觉悟,这一家一样不会接起电话,所以当话筒传来声音时,他却语塞了。

脑子里排练好久的开场白因这突如其来的回应,荡然无存。

没想到居然接了,而且速度快得惊人,好似原本就侯在电话旁等待秦邡唯给他来电。

对方是位女性。

“喂.......喂,我是秦邡唯。”

秦邡唯战战兢兢,深怕自己说得不好就会被对方给回绝,出乎意料的是电话那头的人竟然笑了说她知道他是秦邡唯,而且还能未卜先知,对于他的来意了如指掌。

那把声音有些熟悉,他记得自己不久前曾接过对方的电话。

秦邡唯反复查了被自己拉黑的手机号,如今的这个号码和不久前拨电给他的确实不是同一组。

“你究竟是谁?”

是怎么找到他的,为何能落叶知秋知道他会找上私家侦探,买好另一组号码等他找上门?

“一个和你有共同目标的人。我手上有你要的把柄,只要你对她下些功夫,足以让她心甘情愿认罪。那人对法律一窍不通。”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秦邡唯半信半疑,怀疑起对方找上自己的理由。

就因为对方和他的目标同是让曾亦儿认下杀人这罪名,对方可以不惜背地里花尽心思,听着总觉得有些牵强。

再说此人的手段还如此高明,即使不用与他联手也可以弄垮曾亦儿的人生。

“说吧,你想要什么回报。”

“我要的只是曾亦儿认罪这个结果。”

电话挂上没多久,秦邡唯的收到了对方发来的把柄。

那是一段视频。

点开视频,秦邡唯只看了一半,阴郁的脸上总算露出久违的笑容,拿起椅背上的外套,转身就道

“服务员结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