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二十章 - 来自驱魔界的邀请

第220个路人≪亡灵异闻录≫  - 发布于2019-02-04 6:48:17pm

灵异·鬼怪


隔天早上学校,徐魏晨来到了学校,还未踏进班里便听见了班上同学的说话声。他打开了班门,眼前的景色就像是自己在巴刹买着菜回家给自己的老婆一样,吵闹无比。他仍然和往常一样,默默的走去了自己的座位放下书包坐在了椅子上看着景色发呆等待着上课。

在同学们的吵闹声里,一个脚步声慢慢的接近徐魏晨。他停在了魏晨的座位旁拍了拍魏晨的肩膀说道:“唉魏晨,你听说了吗?5F班的陈伟明一夜失踪了!根据知情人物透露,他和一群人进去了附近以闹鬼闻名的废弃医院,随后再也没出来过了!”

“陈伟明”这三个字在魏晨的耳边响起,他把视线从班外风景转移去和他说话的同学。眼前这位同学名叫李祥霆,人长得普普通通,家里非常有钱典型的土豪一个,可人品却是属于欠打类型的,一个富二代每次上学出街都把自己弄得和穷人一样,买啥吃啥都得算一算。班里人还给了他一个称号叫做穷土豪,顾名思义就是装穷的土豪。

“陈伟明?他失踪了?你能确定?” 此刻的魏晨内心充满了惊讶,毕竟他昨晚可是和他一起进去废弃医院的,虽然内心惊讶可作为一个万年的高颜值宅男,他外表却如此的淡定仿佛一脸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祥霆并没有怀疑魏晨的淡定脸,继续说道:“对啊!今早他父母报警进去废弃医院调查,发现了他的尸体!据说死亡状况太过恐怖,头部活生生的被扭断和身体分开,死前的样子是处于惊恐的状态”

听到这儿,魏晨心里咯噔了一下!心中默默的说道:“居然死了一个!等等,那个名叫许婉的妹子该不会也死在医院的某个地方咯吧?!” 正当魏晨把心思放在伟明的事情时,班里的某个同学喊了魏晨说有人找他。

徐魏晨立即起身慢悠悠的走出了班上,发现门口外等着他的正是许婉!魏晨还未来得及开口问昨晚怎么回事许婉便猛得一扑,抱着了魏晨。处于一脸懵逼状态的他,不知道许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只看见许婉身后不远处有几个男生的表情显得非常愤怒,目测是许婉的追求者吧?

此时,他发现班里的同学安静了下来。他把视线转向班上同学,男男女女都睁大了眼睛看着许婉抱着魏晨。这时徐魏晨才得知这误会大了,然而这并不算什么,更过分的还在后面。

“太好了……你还在……我真担心你就这样子走了!” 许婉抱着魏晨眼睛泪汪汪的看着他说道。知情的魏晨大概是知道昨晚他被不知名的鬼魂捉走后许婉误以为魏晨自己已经死亡了,所以她自己拔腿就跑。如今早上她看见了魏晨,自然飞快的跑了过来抱着魏晨诉苦。

可这一切在外人眼里则是另一个意思了……他们误以为魏晨和许婉发生了某种不可述说的活动,魏晨扮演了渣男抛下别人而走。全部都以鄙视或者仇恨的目光盯着魏晨,瞬间让魏晨处于尴尬的状态。

钟声响起,许婉和魏晨告辞后便回去班里,至于魏晨这里他并不想要解释,毕竟解释就是掩饰,没人会相信他所说的东西。就这样子,他和往常一样浑浑噩噩的熬到了休息时间。

休息时,宇翔找到了魏晨,把昨晚发生的一切连带道歉的告诉了魏晨,若不是他的提议也不会害到大家变得如此,更不会把伟明给弄死了。身为宇翔的青梅竹马,魏晨能够不知道此时的宇翔正内疚着?他安慰了宇翔,让他别放在心上,这不是他的错,都是医院里的那些鬼魂们的错。

魏晨一边安慰着宇翔,一边买了一碗炒面吃。他俩坐在了食堂的某个角落处吃着自己的午餐,突然间有一封信飞来魏晨的碗底卡着了。魏晨拿起了信封,前面白纸黑字后面则是黑完,连一旁的宇翔都看呆了这信封。这年头科技发达,谁还会用信封了?重点这信封的颜色还是奇葩的一个,一面黑一面白。

正当魏晨想打开信封看个究竟时,钟声再次响起了,他知道上课时间再次到了,于是急匆匆的吃完了面收起信封和宇翔一起匆匆忙忙的赶回了班上。班里,魏晨趁着老师讲课偷偷的拆了信封看个究竟,结果这一看就把他给吓了一跳!

信上写着:

「你好,我是来自驱魔界里的现代驱魔人―刘洋。我诚恳的邀请你加入我们的圈子共同降妖除魔,驱魔手段请你放心,我将担任你的师父把所有的驱魔手段全交给你。拒绝和接受,决定权在于你自己。」

这一系列的说法,顿时间让魏晨想起了自己的《亡灵猎杀者》还未通关。想到这儿,他心痛了起来。刚买不到一个星期的游戏就这样子被自家的老妈子给没收了,简直残忍!可游戏归游戏,现实归现实。他望着信封上所写的东西,深深的陷入了挣扎和思考。。。

他并不清楚这是新型的拐带技术还是这信里所写的玩意儿是真的,一直都盯着信封发呆。脑袋里全是告诉他拒绝或者接受。正当他苦恼不已时,一个又粗又大又长的藤鞭打在了魏晨的桌子上。

“哇啊!”

这突如其来的藤鞭,把魏晨吓得给立正了起来。整个人僵硬如石,站起来的姿势犹如一个铁柱子,笔直得很。这一系列的反应看呆了教课的老师,双方尴尬了两分钟魏晨便被老师骂道,还顺手拉着魏晨的校服走了出去示意要魏晨进纪律室被纪律老师教育教育。毫无反抗借口的魏晨只好默默的被拉到了纪律室里被纪律老师教育了好一个小时。。。

好不容易从纪律室里放出的魏晨,哭丧着脸慢慢的走回班里继续上课等待着放学。时间每分每秒的过去,徐魏晨熬到了放学时间。为了让自己有个舒适即安静的地方思考信里所写的东西,他没悠闲的走路回家而是急匆匆的跑回家里二话不说的上二楼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他从书包里拿出了黑白信封仔细的琢磨着,好确认这不是假的。

琢磨好了,他又是用冷水洗脸,又是打自己一拳又是扫自己一巴掌,好让他觉得自己正处于现实中。经过这一系列的自虐过程,他再次拆开了信封拿出里面的信放在书桌上盯上了几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