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第五篇:“蓝”式革命 - 084.未来的事

一和≪数据次元≫  - 发布于2019-02-02 12:25:46pm

奇幻·玄幻


半夜的月光,洒落在昏暗的街道上,给寒夜带来一丝暖暖的气息。少年伫立在校园门口,不是在感受这种文艺气息,而是在注视着被紫红色半透明屏障所覆盖的校园。

伸出的左手,无法穿过屏障,宛如被驱逐出境的人,不再享有入境权。

“哼,果然进不去。还以为会因为我的与众不同而打开,实在令我失望。”

鲁瑟喃喃自语。脸上满是笑意,体内的血液仍在沸腾,内心还渴望能够和圆桌骑士二度交锋。

欲望无法被满足。为了弥补内心的空虚,脑细胞自行产生了新的想法。

“我就索性在这里等他们出来吧!”

“想得美,你给我上车,乖乖让我送你回家去。”

这略带狂野的声音,往鲁瑟那沸腾的血泼了一桶冷水。热血不熄,散发出一阵不悦的热量,可脑袋将声音的主人分析完毕后,强行制止这些热量外泄,甚至让鲁瑟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有本事靠声音镇压鲁瑟的男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仅仅只有一个人。

鲁瑟宛如颈部生锈的机器人那般,卡住数次才勉强回过头。视线对上之际,鲁瑟脸色立马转白,冷汗好比瀑布从额头流向下巴。

“王、王、王大佬?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出现?”

瞧鲁瑟这幅德性,王老师先是“扑哧”一声,然后在车内捧腹、前仰后合地大笑。

“你竟然会露出这么有趣的表情,这还真是第一次见!”

这反应,看得鲁瑟心中有火,脸上却不敢露出任何红丝。

笑声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为避免气氛继续尴尬下去,王老师“哈”了最后一次,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正经的表情。

“败北的学生会由我们老师载送回家。这下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了吧?”

鲁瑟方才发现周围都没有其他败者的影踪。想到自身要和其他败者一样被送回家,鲁瑟心里充满着不悦的声音。

然而,眼前的人是鲁瑟无法反抗的存在。尊严与本能在交战。

“回答呢?”王老师的眼眉稍微往中间挤,眼神的犀利度提升了。

“……是。”

*****

这速度,鲁瑟的肉眼根本无法捕抓到周围的景色,仅能看见地上的光圈一个接着一个往后移。

“前方一百米左转。”

路线即将更换,速度仍旧没有下降的趋势,反而上升了。

果真如鲁瑟的预料,王老师右手转动方向盘,左手看准时机拉手刹,玩起漂移来。

“怎么?有话可以说出来,不必收在心里。”见鲁瑟沉默不语,王老师随口一问,挑起一个话题来。

“纪律老师在街上漂移,这实在是世界奇闻,有够与众不同的。”

“这不算什么,阿金也会做这种事。除了这件事呢?你应该还有东西想说吧!”

鲁瑟的身子往前倾斜,不是因为紧急刹车的缘故,而是因为隐藏在脑海中的想法被王老师发现了。如此犀利的洞察力,连鲁瑟也要畏惧三分。

纠结是否要将真话说出来的时刻来了。

认真想一想,鲁瑟觉得说出来也无妨,毕竟那超出王老师能干涉的范围。

“我打算去半岛,听说那边的怪物比这里强多了。我要让费尔斯塔变强,打败蓝黎空还有老太婆的手下。你别阻止我,就算你阻止我,我也不会认命的!”

王老师微微侧过头。瞳孔中的鲁瑟,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成分。

鲁瑟自初中被王老师狠狠地教训一顿之后,就不敢在王老师面前如此嚣张。此刻的眼神,重现了当初天高地厚、不知好歹的鲁瑟那副模样,在岁月与经验的调味之下显得较为庄严。要形容的话,当初的鲁瑟就是一只初生之虎,现在则是稍微有成长的年轻老虎而已。

拳头敲打鲁瑟的头,力度不大也不小,拿捏在能听见骨头间碰撞而发声的程度。

“又是一个乱来的家伙。你们这群中五生,为什么就那么喜欢出去冒险?难不成你们都是《海贼王》还是《冒险王比特》的粉丝吗?”

“不,我是《妖精的尾巴》的忠实粉丝。话说,你说‘你们’?除了我,难道还有人要去半岛?可恶,我绝不允许!一定要抢先一步,才能显得我是与众不同的存在!”

“船都被怪物破坏了,你要怎么去?”

王老师的言论,不留情地往鲁瑟身上泼了一桶冷水。

“大不了游泳过去吧!”

拳头二度落在鲁瑟的头上。声音比先前更嘹亮,鲁瑟自身更是能感觉到力度有所提升。

轻轻地,王老师叹息了,脸上露出的笑意,看起来有些苦涩,却又有些欢愉。

“他们要坐纸飞机渡海,你要游泳过海。还真是服了你们,我可不记得自己教过你们做这么疯狂的事。”

这番话给鲁瑟透露了一些信息。

“果然是蓝黎空!我绝对要比他早一步去到半岛!”

左手离开手刹。鲁瑟学聪明了,看准时机回避,让拳头打空。然而,车内的空间有限,随手再打,头部还是逃不出被拳头敲打的命运。

三次拳击当中,这回是最猛烈的,疼得鲁瑟按住头,嘴里重复着“痛”字。

“我可不记得曾经有教你们这些疯狂的举动啊。”嘴里吐露的是一丝抱怨的语气,脸上却挂着一丝不知名的笑意。

鲁瑟很想以着“不需要你教,我们会自己学”来回应王老师,可在话语奔出嘴巴前意识到一点——贸贸然说出来,多半会多挨一拳。第三拳已经令他头疼了,第四拳绝对会更痛。这句话最终进入了胃袋里。

“不管怎样,我已经决定去了。即使你阻止我,我还是要去。”

挨了三拳,眼神没有动摇,语气仍旧坚定不移,果然不再是以往的鲁瑟。嘴角的角度微微上升,王老师对鲁瑟的表现颇为满意。

“地方政府的研究部队制造了一艘船,有类似于结界的保护,能够安全渡海之外,还为守护灵制造立足点,使得打海战时不至于因为场地的缘故占下风。地方政府会在不久后公开招募拥有强大守护灵的高中生加入‘国军’,前去本岛进行支援。不过这艘船下周五才出航,只要取得资格才能上船。是否有这个机会,就看你接下来的表现了。”

无论是刻意与否,王老师确实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情报。

“你觉得与众不同的我,没有本事取得资格吗?”鲁瑟满脸是自信。

外表看起来是乳臭未干的少年,如今看起来如此地可靠,王老师宛如看见了人类最后的希望。合拢的嘴唇微微张开,不明显地露出了牙齿。

“话说回来,为什么需要招募高中生?靠军队的守护灵不就行了吗?”鲁瑟对于王老师的发言有所疑惑。

“就是因为军队的守护灵不比高中生的来得强,才需要招募人手。”

“怎么说?只要去训练不就行了吗?”

“你知道守护灵最初的战斗力和变强的速度会因为主人的年龄而产生差异吗?”

鲁瑟摇头。

“这很正常,我是看了研究部队的资料才知道,亲自确认后才相信的。打个比方,费尔斯塔和我的守护灵各别击杀一百只同等级的僵尸,我的守护灵获得的经验值会比费尔斯塔少个二成左右。另一个情况是,阿金、老太婆等老师的守护灵,最初的战斗力比夕雨和阿紫还低。我认识的中年人、还有他们的小孩,情况几乎是一样的。”

王老师说得愈多,鲁瑟的眼睛和嘴巴愈发睁大。

这么一说,鲁瑟想通了为何当初怪物出现时,警察和军队的人面对杂兵等级的怪物需要消耗比费尔斯塔多上一倍的时间。

“听起来有点扯淡,但确实很真实。”

“感觉那个疯子是故意制造这个设定的,仿佛在讽刺我们没有青少年的满腔热血,无法反抗他似的。”

“你是怎样取得这些情报的啊?”鲁瑟发现了另一个核心的问题。

“我没有说过吗?我以前是陆军的将军,退役后才来当老师的。不过,我还是军队的顾问。雷灾过后我还变成了参谋,所以有什么情报我都能拿到。”

下巴立马伸展至极限。鲁瑟脸上剩下的,仅是讶异。

鲁瑟终于明瞭为何王老师的气势比起其他纪律老师更强,甚至只是单靠一个眼神,就能压制他至无法反抗的程度。

看见鲁瑟这等反应,王老师瞬间进入狂笑的状态。

笑声连续不断,直到抵达鲁瑟家门口为止。

“到了,你乖乖回家去吧!可别趁机连夜偷溜回学校去啊!”

鲁瑟一震。内心的想法屡次被王老师道破,不由得他再度感叹:王大佬果然是不能惹的存在。

王老师想了想,还是决定请一个人出面,才能保证鲁瑟乖乖呆在家里。电话因此亮相了。

明明可以放在耳边听,可王老师却刻意开启扬声器,这里头一定有阴谋。

“喂?大半夜的,有什么事?没事的话就宰了你哦!”

略带杀气的声音把鲁瑟吓得全身冒起鸡皮疙瘩、寒颤不断,头发无需发胶都能抵抗重力,笔直地竖立起来。瞧鲁瑟这幅模样,王老师在内心笑道:“和我比起来,你果然更怕电话里头的人一百倍以上呢。”

奸笑以后,是平时的笑容。

“你好,我是银阳的王老师。你的儿子鲁瑟从革命中被淘汰了,我现在把他送回来住家门口,希望你能出来接他回家。”

“哎呀,原来是王老师!我现在就来开门!”

电话挂断。不出一分钟,屋内冒出了一个身形和鲁瑟完全不相似的女性。王老师和她曾有一次会面,可以确定那就是鲁瑟的母亲。母亲打开了玄关,迅速移动、打开车门,把鲁瑟揪出车外后,将鲁瑟的头往下按,逼使鲁瑟和她一起鞠躬,向王老师致谢。

鲁瑟狼狈至极的模样,王老师自初中回见家长那一次过后,就不曾见过。

狂笑的欲望涌上心头,然而为人师表可不能在家长面前露出如此丑态,王老师还是忍了下来,留着待会没有人看见时才释放出来。

“鲁太,虽然平时脾气坏了些,行为也不见得很好,不过他的守护灵确实是有实力的,因此我打算推荐他加入‘国军’,磨练他,也让他对国家有一些贡献。不知你意下如何呢?”王老师认真且正经道。

鲁瑟低着头,略为惊讶的表情没有人看见。

鲁瑟知道母亲是不会赞同他出去冒险的,打算不辞而别。王老师竟在这个时间点说出来,母亲会有何等回应,鲁瑟不知道。

心不停地狂跳,鲁瑟无从压制焦虑感,毕竟母亲是他一生中唯一不敢反抗的人。

“是吗?我会寂寞呢。不过,既然能让他成长,我倒不介意。”

“谢谢你的同意。鲁瑟,好好准备吧!期待你的表现。”

车子再次奔驰在路上,留下风、留下铭刻内心的话语、留下鲁瑟首次打从心底,向他人鞠躬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