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纳纳小说网
白昼
黄昏
黑夜

殺意修行篇 - 五十六黑章 黑之提示

漆黑副司令≪黑魔使≫  - 发布于2018-09-28 9:57:37pm

奇幻·玄幻


「噢噢噢噢!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在做什麼……?」亞晴面對我那意義不明奇怪詭異不雅加上莫名其妙的叫聲終於還是忍不住問道。就連躺在一旁的利亞多也不禁笑成一團,還上氣不接下氣地真的非常誇張。

他們這樣搞得我非常尷尬。難道殺意不是靠感覺擠出來的嗎?

「滅,你到底在想什麼?你是笨蛋嗎?」

我再次請教亞晴她殺意到底是怎麼弄出來的卻又被拒絕告訴。

那樣根本就連學習操控殺意都無法開始啊!

「小滅滅,不如我來吧。讓亞晴這樣教法當學會時都不知道何年何月了。」利亞多看起來很想指導我。但因為剛剛的賭博,如果讓利亞多教我的話亞晴似乎會發生很大的麻煩所以亞晴再次狠狠拒絕了利亞多的好意。

「滅,聽好了。反正就是讓殺意像【這樣這樣】然後【那樣】就出來了。」亞晴拼命做了多個動作指示但實在太過抽象所以還是等於零

雖然對不起亞晴,但我覺得再繼續下去根本沒什麼進展。

「果然還是我來吧,哈哈哈。」利亞多再次推薦自己。當然結果還是被亞晴拒絕了。

可惡,這樣根本就在浪費時間嘛!

「那不如這樣如何,雖然我不知道亞晴和利亞多你答應過什麼。不如那個約定減半,然後你給我個【提示】讓我試試看。如果做到的話你和亞晴約定的事情就變成一半。」這樣各退一步的方法應該可以吧?

「給我等等滅!就算是一半也好我也不願意!」

但現在感到難堪的可是我,如果我學不會操控自己的殺意的話我對現在發生一切都做不了什麼。

「嗯嗯,看來小滅滅和【小亞亞】已經做好覺悟了呢~。」利亞多點了點頭看起來應該是對我的提議沒有任何意見

「小亞亞?!為…為什麼突然這麼叫我很惡心啊?!」亞晴對利亞多稱呼她的這個方式起了雞皮疙瘩

「可是我已經接受小滅滅的求救,理所當然我贏了啊。當然因為約定減半所以我就叫妳【小亞亞】這哪裡有錯嗎?」利亞多這麼說搞得我好在意原本亞晴答應過利亞多什麼?為什麼減半就會被稱呼【小亞亞】。

「這……這就結束了嗎?」小亞亞…不對,是亞晴她好像在向利亞多確認賭輸的懲罰還有沒有更多

「嗯,叫妳小亞亞就足夠了,小~亞~亞~。」利亞多看起來很喜歡對亞晴這樣的稱呼

「如果是這樣的話……也好……」

亞晴接受了!?到底原本沒有減半是什麼啊?!真讓人在意啊!

「好了,回到正題吧小滅滅~。」利亞多起身向我走來。

還用手指指示讓我的耳朵靠近。看來他不想讓亞晴聽見這個方法。還用眼神對亞晴表示【這是秘密哦~♪】不讓她聽。

終於,利亞多湊近我的耳朵告訴我操控殺意的秘訣:「小滅滅你【恨】誰嗎?」

哈?這什麼意思?

「呃…應該是那個殺了大家的【男子】……」

「不不不,我說的是你恨誰嗎?恨得想殺死的傢伙。」利亞多再次強調他的問題。難道說恨人是操控殺意的方法!?

「呃…難道不是嗎?那個【男子】殺了大家,所以我恨……」

「可是你這句話沒有半丁點的殺意啊?」利亞多一句話直戳重點!而且……雖然我現在看不見。但我很確定…雖然沒有任何根據……但現在的利亞多…

沒在笑

就連一直往這盯著我和利亞多悄悄對話的亞晴都感覺到了有些不妥。可她沒有做出任何行動,因為還沒有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所以覺得自己想多了。

可現在的利亞多的確讓我怕得直冒冷汗。

現在的利亞多不知道為什麼……好可怕。

「那不如這樣好了,就先當做你恨得想殺死那個【男子】好了。那假如你已經殺了他之後呢?」利亞多退一步說話

「之後……」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因為我完全沒想到那之後的事情。而且就算我有那個能力打敗【男子】,我最後真的能下殺手嗎?

「沒錯,失去了殺意對象的你就會變得和現在一樣需要力量的時候又必須重新尋找想殺死的對象。就算是對付幻魔都好,你保證每次都能對不同的目標產生強烈殺意嗎?」

「……」我無法回答。不,是知道該怎麼回答

在那前方的答案我看不見也無法想象。

「對,做不到。單單對某個對象產生的殺意並不是永久的。但有樣東西卻是對你來說如果做到的話卻是永久的。」

「那…那是?」我想要知道答案

「嘻嘻,這邊就你自己想吧。畢竟說好是【提示】呢~♪。」說完利亞多就笑笑離開了我的耳邊轉向亞晴

亞晴看著我好像有點期待我能因為利亞多的【提示】找到操控殺意的訣竅。但可惜的是我做不到。

「好了,提示給完咯~。完工完工啊哈哈。」利亞多高興地伸了伸懶腰好像宣誓自己已經做了該做的事情。但我卻還一頭霧水完全想不到答案。

「嗯嗯…………」我絞盡腦汁繼續思考著利亞多的問題

但找不找得到答案卻又是另一回事了。

「你覺得你的提示滅找得到答案嗎?」亞晴有點懷疑。畢竟自己都不得不接受自己被叫做小亞亞這懲罰了,當然想確認可行性。

「誰知道呢。這裡就看看滅的造化吧,哈哈哈。」利亞多一臉悠哉地繼續躺下

「滅!如果真的做不到我就告訴你另一種方法吧,但可別這麼早放棄哦~!就好好享受享受過程吧!哈哈哈哈!」利亞多還替我想了另一種方法,這裡真該感謝他。

【()——女醫生家——()】

正當我努力學習操控殺意的時候,我的妹妹【幻神·圍依】她醒了過來。

而這輕微的動作讓熟睡在枕邊的克羅也一同醒來。

克羅望向圍依,見到她的雙眼化成了黃色瞳孔在這昏暗的房中散發著淡淡微光。

而那雙瞳孔毫無感情,同時克羅還往後退了幾步。

因為它害怕了,害怕眼前這完全沒有圍依過去溫柔氣息,就和空殼沒有兩樣的軀體。

不,比起空殼不如正確來說是這軀體內隱藏著更加深沉更加可怕的東西存在。

突然,【咚咚】兩次的敲門聲響起,女醫生走進了圍依的房間中。

這時的圍依的瞳孔已經恢復到平常的模樣,克羅也不知躲到哪個角落去。

「哦?已經醒來啦,看起來你還挺累的,可以繼續睡沒關係不會有人來打擾。對了對了御那正好剛剛已經睡了,要不要和她一起睡,省得我跑兩邊照料你妳們這兩個小鬼。」女醫生邊將手頭的香煙擠壓撲滅在一旁的煙灰缸上說道。

雖然女醫生關心但圍依只是慌慌張張說「我沒事了,這次又打擾妳了,謝謝醫生。」就下了床打算離開。眼看被亞晴拜託要照顧好的圍依就要離開。女醫生擋在門口不讓她走。

「那個…能讓我出去嗎?我想要去找哥哥。」圍依一再要求離開但女醫生完全沒有離開的意思

「妳才和那種怪物戰鬥可能會留下什麼後遺症。所以在檢查完畢之前不可能讓妳離開。」女醫生就算編一個理由也要讓圍依留在這裡接受保護。「再說,妳的哥哥已經找到了。你也不需要再擔心什麼。」女醫生繼續說,想讓圍依就此乖乖留下

可一句找到滅了這件事被她聽見,圍依就再也不會安分。

「找到哥哥了?!哥哥在哪裡?!」圍依一聲提問,女醫生就知道自己搞砸了。

因為接下來圍依不斷拜託女醫生要知道滅在哪裡,在圍依那張苦苦哀求的表情下,女醫生也不忍心繼續隱瞞還是告訴了她滅的位置。

得知后圍依立即鑽過女醫生擋門的空隙跑出房門離開了她的家。

「………真不該告訴她。算了,姑且通知一聲亞晴。啊啊~,還是去睡吧,昨晚沒睡好一直忙到現在接下來該輪到我好好休息休息了。」說完便重新抽起一根煙邊發了個訊息給亞晴后回到自己的房間脫下白大褂就直接往床上躺下睡了

就從旁邊喝光的幾罐啤酒加上地上散亂未整理的衣服內衣加各種物品看來女醫生平常在家的行為舉止大概不輸給利亞多的程度般非常邋遢吧……